关灯
护眼
    轰!

    五岳冥帝身上瞬间爆发出来一道道恐怖的气息,虚空中,一座座恢宏的山岳虚影浮现,直接降临,恐怖的气息如同汪洋,轰然镇压在整个黄泉山所在。

    五岳冥帝此话说出,在场诸多冥界大帝脸色也都变了,他们纷纷从震惊中惊醒过来,这才清醒过来他们此行的目的。

    十殿阎帝脸色阴沉,跨前一步,愤怒道:“幽冥,五岳冥帝说的是不是真的,阎魔大帝真是你杀的?”“你我都是这冥界四极大帝之一,之前在永劫孽海感知到你气息,知道你可能活着回来之后,我心中的高兴可想而知,甚至专门赶来这黄泉山找你踪迹,想和你把

    酒言欢。”十殿阎帝愤怒道:“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会趁此机会去我领地,杀了阎魔大帝,还嫁祸给五岳冥帝,阎魔大帝和你何怨何愁?你要这么对他?还是之前我和

    五岳在永劫孽海感知到的深渊气息是真的,你真的和深渊一族勾结了。”

    十殿阎帝一脸痛心之色。此刻的他已然想到了之前自己和五岳冥帝一同前往永劫孽海所感知到的那一幕,在那里他的确感知到了一丝深渊一族的气息,幽冥大帝和深渊勾结,竟然是真的

    。

    这一刻,他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愤怒,恐怖的气息如同海啸,轰然席卷。

    “轰!”

    剧烈威压震慑下,整个黄泉山剧烈震颤,而其他大帝在听到五岳冥帝和十殿阎帝的话,一个个脸色也是变了。他们没想到五岳冥帝和十殿阎帝之前去永劫孽海,竟是感知到了幽冥大帝的气息,而且在那里还感知到了深渊一族的气息,如果不是十殿阎帝此刻说出来,他们

    说不定还要一直被瞒在鼓里。

    想到这里在场无数大帝无不杀意沸腾,愤怒看着幽冥大帝,那惊人的气息加持而来,冥界虚空都剧烈颤动起来,如同风暴来袭。

    “大帝……”

    黄泉山中的九幽冥君等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神色大变,心中惊恐,急忙看向幽冥大帝。

    虽然幽冥大帝大人回来了,可如此之多的冥界大帝兴师动众而来,若是一同出手,他黄泉山如何能抵挡得住?幽冥大帝却是冷笑看着眼前这些人,脸上非但没有紧张,反而流露出一丝丝的不屑,他的目光在五岳冥帝、十殿阎帝等人身上渐渐掠过,嘴角顿时勾勒出来一丝

    嘲讽。

    “我当诸位是来祝贺本座安然归来的,没想到是来兴师问罪的。”

    幽冥大帝嗤笑一声:“当年,冥界与阳间大战,我为冥界付出那么多,甚至在宇宙海身陨道消,诸位不感激倒也罢了,想不到今日倒是打上门来了。”

    幽冥大帝愤怒看着众人:“难道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冥界英雄的吗?啊?”

    “若非是本帝当年拼死而战,与那灭空大帝同归于尽,宇宙海能这么轻松放过诸位吗?”

    “结果,本座好不容易活下来一道残魂,历经千辛万苦回到了冥界,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本座的?实在是太让本座失望了。”

    幽冥大帝眼眶微红,声音如同洪钟大吕,在这冥界天地间回荡。这一刻,方圆亿万里内的冥界生灵,都纷纷抬头,听到了幽冥大帝的这一道怒吼,带着愤懑,带着憋屈,带着不甘,像是一尊英雄,在回归,却遭到了家乡之人

    的背刺,这种内心的愤怒,简直倾尽这黄泉河水都无法浇灭。

    他的目光如同一道利刃,在在场诸多大帝强者身上一一掠过,那眼神,仿佛要将每一个人深深烙印在眼底,永远不忘记。

    而这样的目光,则是在在场一些冥界大帝忍不住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幽冥大帝的眼睛。

    的确,不管幽冥大帝做了什么,当年他是冥界真真切切的大英雄,这一点,没有任何人可以磨灭。

    如今,英雄尸骨未寒,众人就这么兴师动众的上来,换做谁,会不愤怒,不咆哮?“幽冥大帝,你若不是和深渊一族勾结,我等会兴师动众前来吗?而且,你在永劫孽海勾结深渊一族,灭杀冥月女帝的麾下,还杀害阎魔大帝,只为了嫁祸与我,

    让我和十殿阎帝发生争斗,说,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五岳冥帝冷哼一声,跨步向前,目光森寒。

    “放你妈的臭狗屁。”五岳冥帝刚把话说完,幽冥大帝便是指着他怒骂出声。

    “你……”五岳冥帝目光一寒。

    所有人都呆滞,难以置信看着幽冥大帝,堂堂幽冥大帝,竟然说出如此粗鲁之话,这……这还是四极大帝吗?幽冥大帝却是丝毫不在意,他冷笑看着五岳冥帝以及在场诸多大帝:“五岳冥帝,真正勾结深渊之人是你才对吧,还有十殿阎帝你这个白痴,一心只想成为冥界第一大帝,被五岳这个家伙耍的团团转,就你这没脑子的家伙,也想成为四极大帝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