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90

    散兵确信他没有在无意间把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

    至于稻妻的各种阴阳术之类的手段就他所知,整个提瓦特而言能够对他生效的术法以及各种小技巧几乎是不存在的,大概只有权柄特殊的魔神能轻易窥探到自己的想法吧。

    比如须弥的那位小吉祥草王。

    所以

    这只讨厌的狐狸十之八九是猜的。

    但得出结论这件事本身并没有让人偶的心情变好,虽然从理论上讲此刻的他并不具备心这种东西,自然也不应该用心情来形容就是了。

    散兵食不知味地用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餐盘中的寿司,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对八重神子来说,自己的想法似乎非常容易被看穿。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也并非对这位被赋予了鸣神大社宫司职责的神明眷属一无所知。

    散兵放下筷子,面无表情地转向了你。

    “鸣神大社,有兴趣去看看吗?”

    他问完之后就再次撇过了头,摆出一副对你的回复漠不关心的架势来。

    想必你很快就会给他肯定的答复,毕竟在早些时候你就有表现出对位于影向山山顶那座奇特神社的兴趣过,而神造的人偶的记忆力很好,所以即便没有特意去记下你所说的话,散兵也还是能够确信这点。

    但事实是他想错了。

    直到把那些被你嫌弃的寿司全部解决掉,散兵都没有等到你肯定的答复。

    果然,寿司被你嫌弃是有理由的,米饭和醋以及其他食材的搭配就是很奇怪。

    人偶细长的眉毛挑起来不悦的弧度。

    ·

    咦?

    笨蛋人偶刚才好像说了什么来着?

    你缓缓收回了看向自称八重堂总编辑的狐狸耳朵女人的视线,后知后觉地发现某个笨蛋人偶身边的气压好像有点低。

    这么说起来

    你忽然觉得直播间水友和弹幕或许还是有些用处的。

    【真正的人类:你想知道小人偶刚才说了什么?】

    【真正的人类:其实我很愿意告诉你】

    你收回目光,放弃了从直播间水友那里得到答案的指望。

    谁还不知道谁啊,这些混邪水友趁机坑你的可能性远比其中某个良心发现的可能性大上最起码几千倍。

    【真正的人类:可惜我也不知道呢,真~抱~歉~】

    你深吸一口气,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心情还是免不了被混邪水友给搞糟。

    【绷带浪费装置:这种时候回答“只要和你一起去哪里都好”就没问题了哟。】

    你只觉得眼睛有被狠狠地辣到,终于彻底死了从弹幕里得到什么提示的心,或许旁边那位八重堂总编辑阁下能够给你一些提示,但

    人偶再迟钝也会由此意识到你刚才的走神。

    你选择摆烂。

    嗯,哦,好

    总之随便什么万能词都可以试试。

    你重新把视线收回到面前的食物上,装作毫无所觉地把筷子对准了绯樱天妇罗,也就是加了绯樱绣球的炸虾。

    ——炸物永远的神!

    “先吃完饭再说吧!拜托了!”你放弃了万能词,几乎是胡搅蛮缠地规避了回答。

    说完你就发现围绕在散兵身边的低气压消散了大半,但人偶头也没抬,甚至故意表现得格外不给面子。

    他嗤笑一声,继而拉长了声调:“随便你咯,反正对鸣神大社感兴趣的人不是我。”

    崩酱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语言的艺术,最起码是不愿意用更让人感到愉悦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想法。

    不过这也没什么,傲娇,暴娇,口是心非,总之随便什么形容词都可以,况且你现在连蒙带猜也算是知道之前走神时漏掉的大致内容了。

    不过

    你放下筷子再次侧头看向了那位自称八重堂总编辑的女士,狐狸耳朵,嗯没有尾巴,身上的衣服很特别,红白的配色以及各种细节装饰的组合让你不由自主把这些同巫女,神社之类的字眼联系起来。

    再加上散兵和她明显是旧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