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八章 黑白狼王(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章 黑白狼王

    第二天何意如就来电话,说天马集团乱成一团,那么大个公司,群龙无,乱成一锅粥,有人开始闹事了。冯中并没有管理这么个大集团的经验,他们几人中也就何意如管理“金钻”还有些经验,稍稍安抚一下员工,暂时稳住了大局,但还是上不了正常轨道。看来解决这件事是当务之急。&1t;/p>

    天马集团是李公子一手创办的,这个李公子虽说纨绔,但也有些真本事,他老子军人本色,绝不利用自己的关系威望为他谋任何私利,李公子靠自己创下了一片天,天马集团创立有三五年,如今资产过十亿,也算是小有成就了。天马集团主营石油,也搞点皮革干货,丝绸茶叶等副业,在兰城能进入天马集团工作,是很多人感到骄傲的事,不为别的,天马集团的福利好啊,李公子秉性大方,虽一副纨绔子弟的作派,但心存仁善,这是最难得的,对属下员工待遇优厚。在兰城,天马集团算不上最大的集团,但是福利待遇方面,绝对可以排得上号。&1t;/p>

    何意如约李公子在金钻见面,李公子不同意,执意要在他家会面,冯中一摆手,笑道:“走呗”。何意如笑了笑,跟着上了迈巴赫,往李公子家赶去。&1t;/p>

    城郊,豪宅。&1t;/p>

    二人下了车,李公子早迎在门口,没了往日嚣张的气焰,显得唯唯喏喏。何意如笑道:“李公子,几日不见,礼数这么周到啊”。&1t;/p>

    李公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两位里面请”。&1t;/p>

    进得别墅大厅,还有一人。五十多岁年纪,精神饱满,目光如电,见冯中他们进来,起身走了过来,英姿矫健,龙形虎步。冯中一见,心中暗暗吃惊,此人是个高手!李公子执意要到他家中会面,原来请了帮手?难不成今天是趟“鸿门宴”?&1t;/p>

    此人呵呵笑着,伸手与冯中相握,冯中与他两手一碰,就感觉这人手硬如铁,力大无比,冯中仗着年轻,运力才勉强与其相持。&1t;/p>

    “好!年轻人,好!”一连说了两个好,松开手拍拍冯中肩头,冯中感觉肩头如被重击,以冯中的底子,竟也感觉微微有些疼痛。&1t;/p>

    “我来介绍。这是我爸,这是‘金钻国际酒店’的何老板,这位是……?”&1t;/p>

    李公子对冯中有些陌生,何意如接过道:“这位是冯中……”,冯中使了个眼色,自己接过话头,“我叫冯中,是个当兵的,刚退伍没几个月,现在跟着何老板混个差事”。&1t;/p>

    “哈哈哈哈,果然不错,我说怎么这么大劲儿呢?我也是当兵的,恐怕你还不是普通兵种吧?”李父如遇知己,大声笑道。&1t;/p>

    “李叔恕罪,这个我不太方便透露,虽然退伍了,但是也有规定”。李父没穿军装,冯中看不出军衔,何况又是在他家中,便以“叔”相称。&1t;/p>

    “我懂我懂。既然都是当兵的,那就不绕弯子了。我这个儿子不成器,今天一见,天马集团输给你们也不亏,认赌服输,你们也就不要再客气了。至于李财”。李父指了指李公子,何意如捂着嘴偷着乐,又觉得不太礼貌,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1t;/p>

    “天马集团是他自己搞的,他既然能搞出来一个,也不会饿着的。本来我是想让他当兵的,他不想干,倒对经商表现出了天赋,后来我也懒得管,也就由着他了,谁知道竟成了现在这种不成器的样子”。李财正要分辩什么,看见父亲狠狠瞪了一眼,李财赶紧低着头不说话了。&1t;/p>

    “李叔,你听我说一句话。当初何老板只是和李公子开个玩笑,哪能就当真了呢?天马集团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我们没有管理天马集团的经验,也不是这块材料,李叔你就别为难我们了。再说了,你不为我们着想,也为天马集团想想吧?那么多员工,都失业了他们生活怎么办?这么多人都失业了,兰城的安定也是个问题呀,是吧李叔”。&1t;/p>

    “这些都不是我管的事”,李父说着,眼神中却闪出一丝不决。“不管怎么说,天马集团绝不能再是这臭小子的”。&1t;/p>

    “我有个建议,不过委屈了李公子,你看这样行不行”?何意如突然插话。“天马集团我们收了,但是我们没有管理经验,李公子就算帮我们个忙,帮忙管理一下,以后李公子要是想再开办个公司呢,天马集团就转让给你,要是不想再另开公司呢,有兴趣的话就继续帮我们管理一下天马,这样可以吗”?&1t;/p>

    李父听着虽然绕来绕去,归根结底还是要把天马集团给李财,不过名份上变了变,这也算是给自己个台阶下,李财这小子也需要跟着历练学习一下,看看冯中看看何意如,哪个不比李财稳重,跟着他们,让他们管教着,也省了自己不少心。于是叹道:“小子,你好福气,跟着这两位,好好学着点。两位,这小子拜托你们给看着点,不听话给我狠揍。好吧,就这样,我回去还有点事”。&1t;/p>

    “好的,李叔慢走,我们再和李公子谈一下细节”。&1t;/p>

    “留步!”&1t;/p>

    李父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出去,上了一辆越野车绝尘而去。&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