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七章 将计就计(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章 将计就计

    第七章将计就计&1t;/p>

    翌日清晨,冯中早早便喊上王义华、何意如开了个会,进行了周密布置。上次玉凌风自己去“世纪能源”出了事,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冯中还是觉得这个公司有问题,不得不防,有备无患。虽然艺高人胆大,但也不能鲁莽行事。&1t;/p>

    虽然何意如明确表示现在“金钻”归冯中支配,但冯中并没有张扬,市内出行依然是步行、自行车或者打车,真正有需要的时候才开他那辆新提的迈巴赫。今天时间还早,能源公司还没到上班时间,冯中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欣赏着兰城街头的美景。&1t;/p>

    兰城人好食,喜欢在休闲假日聚餐。市内各大名菜佳肴和民族风味一应俱有,各街道都有一些中高档次的酒巴,生意红火。不过,兰城人喜食酸辣食品,对川味菜肴和火锅更是情有独钟。兰城人是典型的西北人性格,粗犷豪放,聚餐必喝白酒,多喝至半酣方归。&1t;/p>

    沿街开设有许多的小吃,专营兰城及外地的各种风味小吃。街上还设有各种较大的中高档次的酒楼,可供食客选择。盘旋路周围为酒店、宾馆集中区,游客可选择到农民巷小吃一条街品尝美食。&1t;/p>

    “牛肉拉面”是兰城最具特色的大众化经济小吃,在兰城街头的任何一家牛肉面馆,都可吃到地道的清汤牛肉面,味道绝佳。&1t;/p>

    远远看到一家“牛肉拉面馆”门口躺着一个人,旁边围着几个人在那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冯中到近处一看,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头躺在地上,头雪白,青衣马褂,外披夹袄,呻吟声声,右腿毛裤卷着,露出半截小腿,破了一块皮,血糊糊的。脸上更严重,额头肿个大包,也似擦破了皮,眼眶青肿,估计是鼻子流的血,糊了一脸。旁边一个下水井,井盖坏了,缺了一大块,估计老头没注意,一脚踏空摔的。围观的有五六个人,有的悄悄议论,有的则在询问老头情况,始终没有人去扶他起来。&1t;/p>

    冯中见状,忙停下自行车,上前把老头搀起。旁边有的人则一脸担心,有的直接提醒冯中:“年轻人,他是你什么人?”&1t;/p>

    “我爷爷”。冯中答道。&1t;/p>

    “噢,怪不得呢,我说呢,和他没关系的话不敢去扶的”。&1t;/p>

    “赶快把你爷爷带去看看吧,这一跤摔的可不轻。”&1t;/p>

    “来来来,小伙子,上我的车,我把你们送过去,前面就是医院”。一个热心大哥说道。&1t;/p>

    看到老头家人来了,大家的热情善良又被激活了。&1t;/p>

    “不用了。唉哟……把我送回家吧,没多大关系的,我心里清楚”。老头一边哼哼着,一边在冯中的搀扶下站起来。&1t;/p>

    “都这样了,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医院我有熟人,可以帮你联系一下”。旁边一个晨练回来的大妈说道。&1t;/p>

    冯中询问的目光看向老头,见老头还是拒绝,于是说道:“谢谢,谢谢大家的好意,我会照顾好爷爷的。谢谢,谢谢”。&1t;/p>

    众人散去,冯中按老头说的地址把他背回了家,因为这会儿实在打不到车。老头的家倒挺幽静,一座有些年头的别墅,透着沧桑,彰示着主人的岁月和经历。家里还有一个老家人,看到老头如此狼狈吓了一跳,赶忙端凳子打水,帮老头处理伤口。&1t;/p>

    冯中四顾一下,只见别墅四周花草树木掩映,里面古色古香。架上一柄古剑,桌上两颗硕大的核桃,油光润滑,看样子已经把玩许多年了。桌后一把虎皮椅,桌前一把摇椅,可摇可躺。看这些家具的样式和陈旧感,都有些年头了,冯中看不出是什么檀,什么梨,什么松,只感觉这个主人的身份不一般,倒像个落魄的贵族。&1t;/p>

    老头让家人拿出些瓶瓶罐罐,从里面倒出些或粉末或液体涂涂抹抹,然后缠上纱布。一边对冯中说:“我的这点皮外伤不用去医院,到医院就得折腾半天,还不如我自己抹点药膏呢”。&1t;/p>

    看冯中不经意地点头称是,老头笑了一下,说:“小伙子,来,这瓶给你,我估计你应该会用得着”。&1t;/p>

    冯中心想:一瓶跌打损伤的药有什么,值得这么宝贝一样吗?还说自己会用得着,自己才不想也摔这么一跤呢,这老头真不会说话。&1t;/p>

    老头似乎看出了冯中的心思,并不介意,继续道:“别看不起这瓶药,皮肉损伤自不用说,愈肉生肌不在话下,骨断筋折抹了它之后也能疼痛立消,并能在短时间内延筋续骨。呵呵,你别听起来像江湖郎中卖狗皮膏药似的,没有这功效我也不会不去医院,自己在家擦擦药就行了。”&1t;/p>

    冯中想了想也是,老头的药也许确有神奇之处,但是越听越有点不是味儿,刚才还以为送给自己治跌打损伤,现在又说骨断筋折也能延筋续骨,听着怎么那么瘆人呢?但愿自己用不上。&1t;/p>

    老头继续道:“你别以为我是在咒你受伤,我这双老眼虽然花了,但是不昏,看得出来你不是做普通事的人,常在河边走,哪会不湿鞋,不要在意别人的话好不好听,要更看重实际,有备无患”。&1t;/p>

    冯中想的什么都被老头看出来了,有点怪不好意思。接过瓶子看了看,瓶身上写着“延筋续骨膏”。&1t;/p>

    “小伙子,谢谢了。有空常来玩”。老头说完这句话,抓起桌上的核桃眯着眼慢慢盘动起来,冯中也没说话,躬身慢慢退了出来。&1t;/p>

    从老人的别墅里出来,冯中吁了口气,不知为什么,对这个老人冯中有一种莫名的敬畏,不单单是尊老的敬重,老人身上有一种让人视而垂的气息。&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