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五章 油腔滑调(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 油腔滑调

    第五章油腔滑调&1t;/p>

    终于打了李公子,何意如并没有松口气,立即叫来手下人吩咐一阵,手下人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何老板,点点头出去了。&1t;/p>

    何意如舒了口气,眼角的余光从人群中盯在了冯中身上,嘴角泛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突然右手微动,一张扑克甩向冯中面门,势道非常凌厉。周围的人一声惊呼,四周散开。冯中伸手一夹,竟然没夹住,急忙把头侧过,扑克擦着脸皮而过,风劲扫的脸颊生疼。冯中大叫一声:“好身手”!伸手夹住扫过脸颊的扑克,顺手回敬了过去。何意如玉手一扬,又是一张扑克,迎着冯中的削了过来。两张牌相遇,似乎没有丝毫阻力,冯中的牌被削为两半飘然落下,何意如的牌挟千钧之力扑面而来。冯中不敢去接,只好脚下一滑,躲了过去。只听“当”的一声,牌竟然钉在了身后的木门上。&1t;/p>

    冯中斗志大起,脚下疾滑,迎着扑面而来雪花般的纸牌,扑向何意如,竟有点手忙脚乱,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欺身到何意如近前,伸手去抓何意如右手,一下抓了个正着。正寻思怎么这么容易,何意如咯咯笑道:“我的手好看吗?”&1t;/p>

    冯中这才回过意来,脸一红,赶忙松开。忽见一把枪对着自己面门,冯中不容思考,多年枪林弹雨练就了本能反应,侧头的同时身形微动,伸手夺枪。何意如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觉手腕一疼,枪已被冯中夺了过去,黑洞洞的枪口反对着自己。&1t;/p>

    “好”。何意如揉了揉手腕。“你是第一个能夺下我枪的人,不好意思,请到楼上一叙”。&1t;/p>

    冯中知道何意如是在试探自己的本事,遂笑道:“没关系,何老板真是身手非凡,冯某今天大开眼界”。冯中比出剪刀手又变成“布”。&1t;/p>

    “见笑了”。何意如没想到竟被冯中看出破绽,不由暗自佩服。&1t;/p>

    到了顶楼何意如办公室,冯中一眼看去,装修竟是极简风格。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一张大大的办公桌,桌上几本文件,一支笔。左边一排文件柜,透明的柜子里放着几排书。右边一排沙,一张茶几,茶几上一套茶具,角落里放了几盆花草。正对着沙上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山水画,画中一只雪白的狐狸,似天上灵物一般。别的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给人一种不少一样,不多一样的干净利落之感。&1t;/p>

    冯中和玉凌风截杀令不凡之后,在江湖上就传得沸沸扬扬,何意如当然也知道一二。玉凌风死了,冯中虽未露脸,但是整天和玉凌风一起,想查到他还不是很容易,野马帮查得到,何意如也查得到。兰城江湖的平静被这两匹狼搅的风云骤起,江湖人物无不关注这个“大漠苍狼”的下落。何意如有自己的使命,遇到如此人物,正欲结交,不料冯中表示要登门拜访,省去不少周章。只听说“大漠苍狼”威名,心中倒有些不服,才有了这份见面礼。&1t;/p>

    能让何意如心服口服的人不多,冯中的表现本在何意如意料之中,但真赢了她,倒让何意如有些意外和惊喜。&1t;/p>

    “久闻冯老板大名,不知道这次来有什么指教”?何意如上来客气了一下。&1t;/p>

    “我刚回来没多久,何老板怎么久闻我大名的”?&1t;/p>

    “前阵子‘西北天狼’和‘大漠苍狼’把西北第一帮的帮主都干掉了,搞的江湖上人人自危,还有谁不知道你大名的呢?”&1t;/p>

    “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噢,当心他告你噢”。没等冯中接话,突然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传了过来。&1t;/p>

    两人循声望去,只见推门进来一个人:二十四五年岁,似笑非笑桃花眼,削瘦身材,有几分英俊,偏黄稍长的偏梳型,碎碎缕缕遮住半边额头。一身休闲打扮,脚下一双运动鞋。倒有几分非主流的感觉。&1t;/p>

    此人一到,出口就让两个人有口难辩。一是直接给何意如定了个“血口喷人”的罪名,二是直接给冯中构陷了个要告何意如的意图。好在两人在没有弄清来人意图之前,都是沉得住气的人。&1t;/p>

    “这位朋友……”&1t;/p>

    “唉~,你还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就以朋友相称,未免有点轻率了吧?”人家尊重他,出口称“朋友”,他还不领情,倒过来数落别人一通,一副咄咄逼人的欠揍模样。&1t;/p>

    把何意如堵了回去,冯中也忍不住了。&1t;/p>

    “说吧,你是干什么的?有什么图谋”?冯中也不客气的以牙还牙。&1t;/p>

    “哈哈!这就对了。”来人听到冯中这么说话,倒显得很高兴。&1t;/p>

    “图谋倒是有一个。听说‘兰城赌神’是江湖第一大美女,色艺双绝,我来看看能不能抱得美人归,来个名利双收”。说完撮着嘴对着何意如“嗯么”,就是一个响亮的隔空吻。&1t;/p>

    冯中、何意如相视一眼,不由被这个小流氓气乐了,这都哪跟哪啊。但何意如不是这么单纯的人,明知道来人嘻皮笑脸是表象,能未经通报,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自己办公室,就不是一般人。不一般的人来到这里不会就为了说几句轻浮的话,肯定还有别的目的。&1t;/p>

    “说吧,你有什么贵干?我这里还有事,你如果没事的话,恕我没时间奉陪”。&1t;/p>

    这话说的很明白了,直接下了逐客令,要么走,要么说。&1t;/p>

    “哟哟哟——”来人故障装腔作势拉长了声音,一连说了几个“哟”。&1t;/p>

    “这就下逐客令了?那我就真走了?我走了?”来人故意朝门边慢腾腾地挪着步。“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我这人虽然瘦了点,但长相、人品,啧啧,可是没得挑的。我就这么走了,你确定不会想我吗”?&1t;/p>

    来人满嘴的轻浮,但轻浮当中总有着能抓住人心里的那么一层意思。刚才的最后一句才是重点。&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