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三十八章 杯酒集权(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八章 杯酒集权

    任边元把住白齐手腕,现其中一个大关窍出了问题,幸好白齐不懂修炼方法,没有继续硬闯此关,而是顺其自然,才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轻则经脉俱废,走火入魔,重则一命呜呼。任边元把白齐带到练功房,推拿了许久,很疲惫地走了出来。众人呼啦围了上去,问东问西,任边元和白齐谁都没有说话。

    何意如见任边元并没有再次提起要带走白齐的意思,便放下了心,王义华也吩咐暗伏之人撤退。

    任边元走到金钻大门口,似有所不放心,回过头对白齐嘱咐道:

    “七年之期,切记!切记”!

    白齐自此像变了个人,不再缠着何意如学武功,而是按照何意如的意思去上学了,闲暇之时博览群书,看书的度比练武功的度更快,直令何意如等人咂舌。他并不按年级去学,而是几年的课程往往几个月就学完了,一年时间基本上就学完了小学和初中的课程。

    一晚闲来无事,白齐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想起爷爷和任边元,想起冯中,突然想去看看,但是这么晚了,还是明天吧。于是翻开日记本看了起来。

    自从上学,老师就要求写日记,但是白齐并不是那么听话,日记变成周记又变成月记最后变成年记或不记,偶尔随自己的高兴画上几笔。

    二月二十八

    今天去看爸爸,见他神情落寞,不忍心说出我的想法,只是安慰他。爸爸问了我的情况和大家的情况。我知道他关心我,关心“金刺”,“见刺如面”不止是说给我的。说实话,我知道爸爸关心我,但是这件事我并没有感动,是不是太薄情了?

    五月初五

    才知道爷爷和我做的游戏是武功,在何妈妈的教导下,我功夫进步不少,但是任叔叔让我七年内不得再练武功。我很喜欢何妈妈,但是却又有别的目的,虽然这不是我认妈妈的目的,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卑鄙。真实的目的想和冯爸爸说说,又不想让爸爸操心。我要好好用这几年干出一番事来,让爸爸出来以后享享清福。清福?

    十月

    每次去看爸爸都有一种担心,,怕他知道我的事会不高兴。爸爸讲情讲义,便是正因为如此,做事处处束手束脚,可能是军人后遗症吧。

    我最近读了好多书,想起爷爷之前教我的那些当时似懂非懂的道理,真是至理名言。妈妈对我很好,我不知道这事说出来以后,妈妈会怎样?但是我觉得我要这么做,哪怕又回到从前,一无所有!

    腊月

    爸爸不在,群龙无。何妈妈近来不问江湖事,影响力逐渐缩小,只有“花大姐”一支外援,除“金钻”之外,外面的场子被野马帮蚕食,地下赌场和黑市被祁老大并吞,“世纪能源”宫*颈家族蠢蠢欲动,正算计“天中集团”,李财虽有些能力,但是毕竟一人之力,难敌宫*颈家族,勉力支撑,颇为不易。“暗族”欲报灭厚木堂之仇,有人传出消息,让我们最近小心行事。真是四面楚歌,何妈妈和王叔叔二人并没有个真正主事的,这是最糟糕的。这次和爸爸谈的多了些,爸爸未置可否,末了给我一句话“不违大义”。我并没有真正明白这句话,但是我想先斩后奏。

    正月十九

    经过一年的准备,各方面火侯我觉得已经到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二月初二

    草长莺飞,龙抬头。

    我也该行动了……

    白齐筹划许久,下定决心放手一搏,从古至今,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顾虑太多人的感受就难免瞻前顾后,最后什么事都黄了。

    桔黄色的灯光,暖意融融。在这尚觉春寒的晚上,白齐摆个小宴,邀请何妈妈、王义华、林安提几人。几人虽不明所以,但想白齐这小子懂事了,令人刮目相看,面带笑容进入房间,却并不见白齐人影。王义华不免笑责:

    “这小子,刚想夸夸他,转脸又想揍他”。

    “揍他?你以为你是他舅啊”?林安提打趣道。

    “舅?噢,姐夫?妹夫?在哪呢”?王义华故意东张西望地探头寻找,向何意如和林安提问道。

    林安提方知失言,笑打着王义华。“让你说,让你说!”

    正笑闹间,门被推开了,白齐恭敬地轻搀着瘸了腿的“大脚仁龙”吴长龙进来了。

    几人微微一愣,旋即笑迎。王义华一直纳闷:“这是什么情况?虽说吴长龙人挺不错,b自从进入金钻也是立了功的,差点把命搭上。但是我们几个来,相当于家宴,再说了,虽然大家都称他一声龙哥,但平时也没什么交往,怎么也坐不到一桌上吧?白齐这小子别看年龄小,可是个老江湖,这些不会不懂,今天既然安排到一起,必不寻常,且看他玩什么把戏”。

    林安提本不太在意这些,何意如微笑不语。

    吴长龙见到几人也是一愣,欲躬身施礼。虽以平辈相称,那是别人义气,规矩不得不遵。几人忙虚扶请免。白齐扶吴长龙落座。

    几人皆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稚嫩当中有几分成熟老道,弱小之中又显几分英姿飒爽。

    白齐微笑着轻轻给大家倒上酒,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其余几人也端起了杯,吴长龙欲起身,见白齐致意不必,遂又坐下。

    “妈妈,王叔,林姑,吴叔,几位都是长辈,吴叔就不要客气了。今天请几位长辈来,也没别的,有点关于我们自己的事,想请听一下几位长辈的教导”。

    话说的客气,但是大家都听得出来,这是有事要说。

    白齐不急不缓,手中小杯一饮而尽,见何意如并没有阻拦,冲妈妈一笑,坐了下来,把杯子放在面前桌上。

    “我们金钻之前的事我没有亲见,但以前也听过不少传闻,在江湖上挺有威名的,但是现在……”白齐故意顿了一下,沉吟一会儿,显得很是难为情,一副下面的话不好听,实在不想说出口的意思。

    几人也不是笨蛋,看出来小小年纪的白齐竟如此工于心计,善于表演,不由得心里一惊,不能再把他当小孩子看了。

    现场继续沉默。

    白齐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现在——好像不太乐观。据我所知道的,我们现在真是危机四伏,妈妈近来不问江湖事,外围被瓜分吞并,“世纪能源”蠢蠢欲动,处处针对我们集团,李财明显应付不来。“暗族”要为厚木堂报仇,等等。值此四面楚歌之时,反观我们,谁来主持大局?群龙无,正如一盘散沙,任人宰割。”

    白齐说着,看着众人的反应,见众人还是默然无语,除林安提一副吃惊的表情,另外三人从脸上并看不出什么变化。

    白齐知道,目前这种状况三人早心中有数,所以自己说出来,并不感到吃惊,只是把大家不愿说的事实陈述出来而已。

    “我话说重了,请长辈们别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