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26章仁龙救主(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仁龙救主

    &1t;/p>

    现场气氛异常滑稽,大大出乎冯中意料,陈厚林没了脾气,抢了人家军火,想杀他还是寻个理由为是。&1t;/p>

    “陈堂主,你的军火我们借了点,不介意吧”?冯中以此事一激。&1t;/p>

    陈厚林脸色一寒,但随即笑道:“没事没事,用的话随便拿,都不是外人”。&1t;/p>

    冯中更是迷惑,什么时候都成了自己人了?但是也算是知道了陈厚林为何如此表现,肯定是误以为自己人来了,说不定还认为是个大领导呢,不由得暗笑。&1t;/p>

    “今天我们要让你厚木堂从此在江湖上消失,你意下如何”?冯中又是一激。&1t;/p>

    陈厚林脸色挂不住了,这也有点欺人太甚了吧?即使上次得罪了柴斯家族的小姐,但也不至于如此吧?何况柴斯家族在中国做事有时候还需要暗族,说话就把暗族一个堂给灭了?这也太过份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忍也得忍。&1t;/p>

    陈厚林明白自己,厚木堂包括暗族都只是柴斯家族的工具而已,随手弃之又有何不可?厚木堂消失就消失,只要我的产业在,人马在,不愁闯不出一片天地来。&1t;/p>

    冯中见陈厚林还是没有动静,吩咐把屋里的几个人都带上来,有两个竟还呼呼地睡着。两个被刺的浑身是血,显然已经死亡多时。厚木堂众人一阵骚动,群情激愤,陈厚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显然已经按捺不住。&1t;/p>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上次的事是我的错,有什么事冲我来就是了,何必为难我的弟兄”?陈厚林总算说了句有血气的话。&1t;/p>

    “这不是冲你来了吗?你难道没看到吗?啊?哈哈哈……”司马金麟一阵狂笑,笑声在嘈杂的众人声中穿越而出,震耳欲聋。冯中一怔,这个司马金麟内外兼修,真是深不可测呀。&1t;/p>

    陈厚林暗自打着小算盘,但是手下有人忍不住了。都是二十几岁,血气方刚,江湖上的腥风血雨都摸爬滚打过的,何曾受过这种侮辱?之前被抓来提审的两个其中一个较有骨气的小伙子,再也忍不住满腔怒火,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昂而立。&1t;/p>

    “欺人太甚!妈的,老子跟你们拼了”!从边上人手里拽过一把刀,直扑向司马金麟。&1t;/p>

    冯中刚要动手阻拦,只见眼前一花,一道似有似无的掌影一晃而过,扑到面前的年轻人高大的身躯往后倒飞出去,倒地身亡。身后的人躲闪不及被撞倒一片。&1t;/p>

    人群中也早有人忍无可忍,见此情景,也不待陈厚林话,有人带头一声大吼:&1t;/p>

    “砍死他”!&1t;/p>

    这种情景之下,虽然大家都想动手,但是没人出头,大家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出头,一旦有人带头,后面的人便会跟着蜂涌而上,难以压制。这是中国人的特性,也是人类的共性。&1t;/p>

    由于事出突然,这帮人都没有枪,只带着刀,冲上去就是一阵乱砍。陈厚林几个亲信都带着枪,偶尔放几枪冷枪,场面一片混乱。何意如趁着混乱通过耳脉轻声问道:“陈厚林怎么办?杀吗”?&1t;/p>

    “先把他留着,解决他们中有枪的人”。&1t;/p>

    “收到”!&1t;/p>

    何意如狙击枪连点,陈厚林身边带枪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没等陈厚林反应过来,何意如已经停止了射击。&1t;/p>

    冯中这边的人虽然有枪,但是对方人太多,显然寡不敌众,边打边退,渐渐退回屋里。&1t;/p>

    “枪队人呢”?陈厚林一看事已至此,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下算是把人彻底得罪了,无可挽回,只有放手一搏,再作打算了。&1t;/p>

    “去领枪了,马上就到”!一个手下回答道。&1t;/p>

    冯中等人退到屋里以后,与陈厚林的人不再混在一起,明显地区分开来,空荡荡的小院没有任何掩体,陈厚林的人马也不敢在院中停留,喊叫着退到了院外。&1t;/p>

    冯中不想滥杀无辜,所以下令只让何意如解决威胁最大的枪手,别人留着,以后接手厚木堂的场子,还得需要这些人。&1t;/p>

    “厚木堂的兄弟们听着,今天这事跟你们无关,我们只要陈厚林一人,如果有执意找死的,我也不吝啬送你一程”。冯中从屋里向外喊道。“陈厚林,你如果是条汉子,就不要置兄弟们的性命于不顾,出来和我单挑”!&1t;/p>

    “堂主,枪队到了”。&1t;/p>

    “干死他们!今天放跑一个我要你们的命!杀”!陈厚林恼羞成怒,加上内心恐惧的爆,疯狂地大吼大叫以张势壮胆。&1t;/p>

    厚木堂枪队有二十多人,是陈厚林横行江湖的底牌,全是精挑细选的亲信,每人手枪随身,长枪短炮可随时领取,根据各人习惯各取所需。&1t;/p>

    其中一个大块头,端着冲锋枪,在众人火力掩护下当其冲,打的碎屑乱飞。&1t;/p>

    “小心点!别干到地下室去了”!陈厚林大声喊道。&1t;/p>

    “知道,有数!”&1t;/p>

    厚木堂枪队的枪声一响,何意如的枪跟着也响了起来,厚木堂枪队不断有人倒下,这时才现有人打冷枪,大喊着四下寻找枪声来源。一片雪亮的灯光照向院子四周,突然又是一声枪响,灯光被打灭,持灯之人一声哀嚎。&1t;/p>

    “在那里,打”!有人现了何意如藏身之处,立时一阵枪响,压制的何意如不敢稍动。有人悄悄绕到院外何意如侧面,何意如刷刷两张扑克片甩了出去,钉在了两个枪手脸上,两人大叫着捂着脸倒地打滚。又过去几个,朝着何意如边走边打,不给何意如任何行动的机会,情况十分危急。&1t;/p>

    冯中和司马金麟相视一笑,猛地推开门房门,扔出一把椅子,院外枪手一愣的功夫,只见两道飘忽的人影从屋里疾掠而出,瞬间到了大门口,冲进人群,如切瓜砍菜一般只拣枪队的人下手。&1t;/p>

    何意如没了其他枪手的压制,迅解决掉了侧面的枪手,看看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一纵身从树后跳了下来。&1t;/p>

    厚木堂立即枪声大作,但却捕捉不到目标,混乱的场面之下也不敢乱开枪,否则没打到敌人先伤了自己人。冯中知道这些枪手都是陈厚林的敢死队,帮着他无恶不作,今天司马金麟的目标就是这些人和陈厚林,那些没枪的人虽然有过,但罪不致死,所以两人并未对这些人痛下杀手,但是枪队就惨了,冯中和司马金麟两人的功夫摆平这些人简直杀鸡用了牛刀。&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