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25章引蛇出洞(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章引蛇出洞

    &1t;/p>

    一行人众正准备出,司马金麟忽然说道:&1t;/p>

    “我想增加点难度,不然玩起来不过瘾”。&1t;/p>

    王义华一听,“我靠!不是吧?你真是大玩家啊,抢人家军火还嫌不过瘾,你想怎么玩都可以,但是别回头却把我们玩的撑不住啊”?&1t;/p>

    冯中却一脸的兴奋,大声赞成。&1t;/p>

    司马金麟一笑。“大伙儿好不容易跟着我第一次出去玩,不让大家尽兴岂是待客之道?我先说说”。&1t;/p>

    司马金麟一番话说完,大家无不拍手称快,磨拳擦掌,但是也有些担心,这么玩是不是有点大了?就我们这几个人能行吗?别到时候把自己玩进去了。正在担心,一瞥眼又看见司马金麟邪昧的笑容,不觉有了底气,这时觉得这种笑容是那么的可爱。&1t;/p>

    冯中根据司马的计划,人员分工上作了下调整,大家分头准备,约定凌晨一点行动。&1t;/p>

    “通知一下陈加东吧,让他今晚也别睡觉了,准备擦擦屁股吧。厚木堂的场子你安排人接手,近期小心提防暗族的报复。不过估计他们也没有心情管这个厚木堂了,近期有档子事够‘暗魔’头疼的”。司马金麟和冯中走出金钻,一边欣赏着兰城夜景,一边聊着天。&1t;/p>

    何意如从各自己各个场子抽调人手,分装备,又准备了车辆和军火储存之处,一切安排停当,堪堪十一点。&1t;/p>

    何意如和林安提第一波出,寻找狙击位,院里院外施毒布控。王义华第二波出,必经之路上设置陷阱机关,掩护撤退之用。&1t;/p>

    为了使司马金麟的目标得以实现,冯中调整行动计划时把关键的一环“引蛇出洞”设置了双保险,否则蛇出不来,这个打蛇计划再完美都会泡汤了。其中就把“大脚龙”吴长龙也给列在了计划内,这使冯中心中产生了愧疚,因为他利用的就是吴长龙的仁义,他知道吴长龙虽然被逐出厚木堂,但是他一直还把自己作为厚木堂的一份子,如果知道厚木堂有难,他必然不会不闻不问。这么一份在当今社会难得的仁义,今天以仁义自居的冯中居然不得不利用,当真是一种讽刺。&1t;/p>

    兰城西郊,厚木堂军火院外。&1t;/p>

    几辆车远远地就熄了灯停下了。何意如、林安提双双下车,让其他人在车上等。两人施展轻身功夫,悄无声息地飘到院外,由于上次救林安提的时候何意如观察过这个小院周围的情况,最合适的狙击位不用再找,共有两处,一处是大门口门楼后面,从这里可以看清整个院子,甚至连正屋里也能看到,另一处是正屋房顶东北角,有棵古树遮挡,可作掩体,射击范围是整个院内和院外的千米左右的区域,但是看不到屋内情况。林安提上次被抓来过,对院里屋内的布局十分清楚。&1t;/p>

    两人来到院外,分头行动。林安提身材娇小,院墙高大,何意如恐怕她翻不过去,等林安提一纵身之际,伸手在她脚下一托,林安提飞跃在院墙之上,屋里还有灯光,传来男人肆无忌惮的笑声和女人偶尔的尖叫。院内并无一人,林安提甩手扔下一颗石子,立即伏身在墙头。&1t;/p>

    等了一会没有动静,看来是玩的太兴奋,根本听不到微小的声音。林安提顺着墙头走到堂屋旁,双脚挂在墙头上,弯着身子从窗户向里看去,只见两男一女正在调笑,女的也有几分姿色,似乎在抗拒两个男人的上下其手。林安提今晚本不打算杀人,看到此情此景,忍不住怒火中烧,男女之事本是她心头暗刺,触之则死。&1t;/p>

    摸出准备好的迷香,顺着窗口吹了进去,一会儿几个人便软软倒下。林安提飘身而下,来到正屋,几个房间逐个看了一下,有三个房间住着人,每间房两个,另外两间房的四个都已熟睡,林安提也故技重施,放了迷香进去。转身来到有女人的房间,门是虚掩的,林安提进去,看了一会儿女人的脸,掏出一管液体,往女人嘴里滴了两滴。“你多睡会儿吧,也许有好处”。随后狠狠地看了几眼那两个男人,从背后“刷”地拽出短刺,疯狂地朝两人身上扎去。&1t;/p>

    看看屋内再无别人,林安提按了下通信设备,微微侧轻声道:&1t;/p>

    “屋里已打扫干净,都过来吧”。随后把大门打开,车上的几个大汉立即赶到,按着林安提的吩咐,在院子内外,屋里屋外放毒设障。何意如也安排随行人员各就各位,长枪短炮的准备个车马炮齐。&1t;/p>

    王义华也已经带人在忙碌,冯中后来的调整,把何意如挑选的几十个人大部分都留给了王义华,他们有着重要的作用,在冯中他们没搞定的情况下,要阻止住厚木堂的增援,在冯中搞定武器后,放厚木堂的人马进来,随后跟进包围,一举歼灭厚木堂。还要以防万一失手,要断后保障大家的安全撤退。&1t;/p>

    凌晨一点,冯中和司马金麟到了,两人有说有笑进了地下室。&1t;/p>

    “还行吧?司马老板?随便挑,别客气”。冯中笑道。&1t;/p>

    司马金麟转了一圈。“嗯,暗族的这些东西用在樱花公馆,也算是物有所值了。通知厚木堂的人吧,但愿别让我们失望噢”。司马又是一声邪笑。&1t;/p>

    冯中找过来林安提,问道:“还没死绝吧?弄醒一个”。&1t;/p>

    一个大汉从床上拎出来一个,照脸泼了碗凉水,没有动静,林安提在他鼻子旁边小手一抹而过,不一会儿那人便悠悠转醒。&1t;/p>

    一看这架势,那人吓的扑通又瘫软在地,想爬起来磕头求饶都没了力气。&1t;/p>

    “通知陈厚林,就说我来抢他军火库了,让他抓紧时间带人过来,把堂里所有人都带来”。&1t;/p>

    “不敢不敢!我什么都……没……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不敢……不敢……”&1t;/p>

    那人重复着“不敢”,冯中喝骂一声。“不要罗嗦,让你通知就通知”!&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