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18章虎视狼窥(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章虎视狼窥

    &1t;/p>

    一边进行武器装备,另一边也没闲着,何意如派出所有眼线,盯住一切可能和新能源有关的动向,搜寻一切有关信息。&1t;/p>

    冯中从金桥巷路过的时候又想起了“老街酒馆”,不由又进去坐坐,点了两个菜,顺便看看妩媚的老板娘姬玉凤。凤姐依然是迷离的眼神,柔软的嘴唇,招牌式的微笑并不生硬,但是也并没有快乐的意思。正好今天人少,冯中也一个人,邀请她一起喝点,两人边喝边闲聊,不禁多说了几句,说起了“世纪能源”公司的事,凤姐对“世纪能源”知道的还不少,虽然这个公司在兰城是家大公司,最近又出了事,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凤姐知道些事情也不足为怪,但是姬玉凤知道的许多事情,绝不是一般群众所能了解的。&1t;/p>

    正说着话,忽然门外来了一个人,冯中抬头一看,“仲青”?&1t;/p>

    “你来了”?姬玉凤难掩心中欢喜,招牌微笑中增加了很多甜蜜。&1t;/p>

    “冯中”?仲青也感到意外,竟在这里相遇了。&1t;/p>

    “你们认识”?冯中和仲青以及姬玉凤三人同时问道,不由得哈哈大笑。&1t;/p>

    “这是我朋友”。姬玉凤向冯中介绍她和仲青的关系,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得显出娇羞模样,冯中不怀好意地笑看了仲青一下,仲青也有些不好意思,冯中明白了。&1t;/p>

    怪不得姬玉凤对“世纪能源”这么了解,原来和仲青是情人关系。仲青竟然找到人家家里来了,就不怕她丈夫知道吗?&1t;/p>

    几人聊了几句,冯中知趣地起身告辞。姬玉凤和店员安排几句,和仲青也走出了店门。&1t;/p>

    冯中出了“老街酒馆”就接到何意如电话,有新技术资料的消息,忙赶回金钻。根据消息所报,昨天晚上有人进入宫*颈家,还动了手,不过没死人,又跑了。好像目前为止都没找到资料的下落,宫*颈米兰把太郎家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着。&1t;/p>

    冯中并不意外,不止自己,肯定还有人盯着资料的下落,为什么自己没有去宫*颈太郎家去找,一是找也不一定找得着,宫*颈米兰这么明着找都找不着,说不定就没在他家里,二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有人找着了再动手不迟,三是想看看还有什么隐藏在暗处盯着资料的人。果然有人沉不住气,出手了,意料之中的无功而返。&1t;/p>

    小铁匠传话,说师父让冯中过去一趟。冯中算算时间,今天才第三天,不是说七天取刀的吗?反正到了就知道了,于是立即赶了过去。老铁匠三天时间忽然苍老了十年似的,看起来像真正六十多岁的人了。&1t;/p>

    “来,过来”,老铁匠喊冯中。“把手伸出来”。&1t;/p>

    冯中走过去,看到老铁匠正在熔炼军刺,大致形状出来了。忽然老铁匠把军刺钳出来放在台上,一只手抓住冯中的手腕。冯中本能反应,手一动就要反制,老铁匠知道他会有此一举,说道:“别动”!&1t;/p>

    老铁匠慢慢放开冯中的手,叹了口气。“还是你亲自来吧”。&1t;/p>

    在老铁匠的说明下,冯中明白了,是要自己把血滴在刀上,使它有灵性,和自己溶为一体。冯中毫不犹豫,抓过老铁匠手中的短刀,左手握住刀刃一划,鲜血滴在军刺上,烧红的军刺嗞嗞地冒着烟,冷却的黑色瞬间蔓延了整个刀身。&1t;/p>

    “好了,过几天再来吧”。&1t;/p>

    冯中看了一眼老铁匠,又看了一眼军刺,觉得他不是在铸一把军刺,而是把自己的灵魂浇铸了进去,他完成了一把堪称绝世军刀梦的同时也完成了灵魂深处的梦想。他想让这把军刺,跟随着它的主人一起延续自己的铁血征程。&1t;/p>

    何意如觉得晚上还会有事,于是加派人手盯紧宫*颈太郎的家,冯中决定自己亲自出马去走一遭。&1t;/p>

    冯中并没有去太郎家,而是在不远处随意地晃荡。&1t;/p>

    深秋的夜晚入夜不久便处于静悄悄的状态,太郎家又处于稍偏的一处别墅区,从外面看屋里没有任何动静。不一会儿,屋里灯突然亮了,几条人影拳脚纷飞,又打了起来。屋里几个人显然不是来人对手,不一会儿就全被放倒了,那人正准备翻箱倒柜,屋外又来了一拨人。来人见势众,打开窗户,从二楼飞身跳下,门外的人喊叫着追了过去。冯中见状暗笑,这人明显是在调虎离山。&1t;/p>

    果然这帮人离开之后,又一个人影也不走正门,从一楼飞身扒住二楼窗户,钻了进去。&1t;/p>

    宫*颈米兰也不是傻子,在旁边的车里一声冷哼,带人从车上下来,指挥人守住窗口,自己带人从正门走了进去。&1t;/p>

    屋里黑衣人见状,知道已落入圈套,窗外肯定也有埋伏,只好兵来将挡,走一步看一步了。&1t;/p>

    “你是什么人”?米兰一身黑色紧身衣,更显出修长的线条,眼睛狠狠地盯着眼前的黑衣人。&1t;/p>

    “明知故问”,黑衣人不屑回答。&1t;/p>

    “哼哼”,宫*颈米兰一阵冷笑。“好吧,你不想说,带回去慢慢想好了再说”。&1t;/p>

    日本人的手段都清楚,来人知道束手就擒的后果,那将是生不如死。不说,生不如死,说了,被清理门户也是个死,况且落个叛徒的罪名。但是来人好像并没有考虑这些,只见他豪气地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