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15章拨云见日(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章拨云见日

    &1t;/p>

    家狸天职会捉鼠,黄鼬肚饿要吃鸡。人坚心志诚不败,若无信仰空有皮。&1t;/p>

    猫有猫的使命,见鼠必捉,黄鼠狼有黄鼠狼的爱好,总是喜欢偷鸡吃,天性使然,骨子里,意识里,总有一个信念催促着它们去做那件事,成为毕生使命。人,胜在志坚,败在意乱,有信仰则意志坚定,无信念则行事杂乱。有信仰则觉得生命有价值,活着有意义,无信仰则浮躁无主,不知所事。&1t;/p>

    九曲黄河孕育了中华大地,被称为中国的母亲河,古往今来流去了几多繁华,留下了多少故事。&1t;/p>

    黄河流经兰城东北,有一处叫平川的小镇,依偎在黄河的弯里,傍山临水,风景秀丽,沿黄河只有一条公路,两岸古岭怪石,草密林深,人迹罕至。&1t;/p>

    平川镇上有一家酒楼,吃住两便,是镇上为数不多的酒家。酒楼临路营业,背山而建,从酒楼后门有一条隐秘的小道直通深山,当初建造酒楼时刻意为之,可以说酒楼是为此秘道而建,秘道也为此酒楼而留,等闲无人知晓。&1t;/p>

    此刻通往平川的公路上慢悠悠行驶着一辆普桑,里面是玉凌风、仲青二人。两人从厚木堂出来,开车往平川去,一路上也不着急赶路,欣赏着路边风景,有说有笑。忽然,玉凌风脸色凝重起来,冲仲青使了个眼色,仲青从后视镜往后看去,有辆车远远地驶了过来,并没现异样。玉凌风微微一笑,往前呶了呶嘴,示意佯装无事,继续慢悠悠地行驶着。&1t;/p>

    后面那辆国产长城车很快追了上来,过他们的普桑,猛地一打方向,挡在了他们前面,度减了下来,把玉凌风他们逼停下来——也是他们想停,看看前面的车想干什么。&1t;/p>

    “我下去看看”。&1t;/p>

    “嗯”。&1t;/p>

    玉凌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任由仲青下车去查看前车情况。&1t;/p>

    前面的车里走出一个人,仲青一看不禁笑了,很是出乎意外,竟然是冯中。&1t;/p>

    冯中看到仲青,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伸手抓住仲青衣领,挥拳便要揍他。仲青急忙喊道:“慢!我找你老半天,不是让你去救人吗?你怎么跟着我们到这儿了?”&1t;/p>

    “那人与我什么相干,我先宰了你,害我大哥和我大娘,又骗我说大哥有难,今天我要拿你祭奠亡灵”!冯中红着眼睛犹如恶狼,拽出匕要杀仲青。玉凌风坐不住了,当冯中车的时候玉凌风就现是冯中了,不由苦笑,还是被他追过来了。凭着冯中的本事,他也本没打算能躲得过他,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本来想着仲青能应付得过去,自己过一阵子再与冯中相见,没想到冯中见了仲青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只好此刻相见了。&1t;/p>

    “兄弟住手!”玉凌风急喝一声,刀子已经碰到仲青的衣服,也就是冯中,闻声就能停得住手,搁功力稍浅的,反应稍慢一点,仲青不死也得重伤,毕竟出去的力犹如泼出去的水,想收回,非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仲青早吓得脸色白,腿都软了。&1t;/p>

    “哥?!真是你?你真的还活着”?!冯中激动的大叫,虽然早就隐约听神秘人说过玉凌风没死,但今日亲见,还是兴奋异常,上前抱住玉凌风,两行英雄热泪滚滚而下,玉凌风也紧紧抱住冯中,手使劲地拍着冯中的后背,这是两人的第一次生离死别,在战场上都没有过的,又处于退伍后的寂寞和大半年来的纷乱无助之时,冯中怎能不情难自抑?&1t;/p>

    两人拥抱多时,冯中推开玉凌风,上下打量一番,趁其不备,狠狠地当胸一拳,抓住玉凌风肩膀一个提膝。玉凌风没有防备,结结实实地接了下来,弯腰捂肚,作痛苦万分状。&1t;/p>

    冯中以为打重了,正欲上前搀扶,玉凌风笑着直起腰来,冯中一见又作势要打,玉凌风出招相还,两人拳拳到肉,实实在在地打了个鼻青脸肿方才罢休。&1t;/p>

    “哈哈!痛快!痛快!”冯中大叫道。&1t;/p>

    “哈哈!过瘾!过瘾!”玉凌风叫道。&1t;/p>

    仲青一边还没缓过神,看到这一幕,直愣愣地呆了半天。玉凌风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走了兄弟”。&1t;/p>

    仲青如梦方醒,“噢”了一声。&1t;/p>

    “兄弟,我坐前面的车和冯中聊一下,你去前面白石村找个地方咱们今晚住下,再往前走就不方便说话了”。&1t;/p>

    “好的,我先去安排,电话联系”。仲青说完上了普桑前面飞驰而去。&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