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12章独戏群豪(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独戏群豪

    &1t;/p>

    李冒着了林安提的道,浑身酥软无力,林安提一边在脸上画着羞羞的手势,一边笑着往地下室门口走去。李冒哪容她这么轻易就走出去,这要传出去,他李冒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就在林安提将要走出门去的时候,李冒鼓起余勇,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瞬间挡在了林安提面前。林安提倒没想到李冒中了自己的毒竟然还能有如此快的身法,她一向对自己的毒还是心中有数的,见李冒挡在面前,林安提不禁一愣,但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旋即伸手弹了两下,优雅的就像观士音普济众生从玉净瓶中蘸水弹了两下玉露一样,李冒知道她又在施毒,便不再留情,呼的一记掌刀照着林安提脖子砍了过去。林安提急忙闪避,但是被掌刀的余威扫到了脖子,虽是余威,但也如被重击,一下摔倒在地,差点晕了过去。&1t;/p>

    李冒跨前一步,挥拳再打,现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软软地倒了下去。林安提费了半天力气爬了起来,揉揉火辣辣的脖子,一道血痕,头也嗡嗡作响,晃悠悠往门口走去。&1t;/p>

    “不吃过饭再走吗?”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响起。&1t;/p>

    林安提刚到地下室门口,抬头看见一双脚,比普通人大了不少,能有五十码左右,穿着普通休闲运动鞋,堵在地下室出口处。&1t;/p>

    林安提当即后退两步,这么个大脚,要是被当头踩一下,肯定比刚才那一记掌刀厉害,说不定脑袋给踩肚里去了。&1t;/p>

    林安提心念电闪,一面回答道:“不客气,我吃过了”。&1t;/p>

    那人呵呵笑着走进地下室,林安提一步步退回,被倒在地上的李冒绊了个趔趄,想狠狠踢两脚,又见面前的中年男人逼了过来,忙绕过李冒,退到地下室中央空旷点的地方。&1t;/p>

    面前的中年男人就是被李冒称作“龙哥”的,中等偏胖身材,四十岁左右年纪,看面相也并不凶恶,有时候会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但是此时此刻却让林安提明显感到一股不敢靠近的杀气。&1t;/p>

    “行啊,有两下子,连冒子都栽你手里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想出这个门,先过了我这关”。龙哥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也暗自怵,他自忖功夫和李冒相差太远,既然李冒都栽了,自己还是拖延时间,等候援兵才是上策。上面的龙嫂已经通知了总部,相信不一会儿就有援兵来到,自己拖得一时还是没问题的。&1t;/p>

    两人互有忌惮,僵持着都没有动。林安提暗暗着急,这么下去对自己很是不利,在人家一亩三分地上,还是走为上策,刚才在后退的过程中就已经施毒,但是怎么这个龙哥还不倒下?难道自己的毒又失灵了?林安提想试试龙哥有没有中毒,但见龙哥径直盯着自己,便又不敢轻举妄动。&1t;/p>

    龙哥也暗自叫苦,进了地下室后觉浑身乏力,知道有异,但也不能表现出来,好在眼前的小姑娘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只好在气势上镇住她,唬得一时算一时。&1t;/p>

    不久林安提就现了,只觉得龙哥身上的杀气越来越弱,看着还在一个劲狠瞪眼珠子的龙哥,林安提暗笑。&1t;/p>

    “龙哥你留步,不用送了。拜拜”。林安提轻盈地绕过龙哥身边,龙哥转身欲抓,不动还好,身体一动便和李冒一样,软软地倒下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个娇小的丫头从眼皮底下溜走。这下算是栽大了,不但自己和李冒栽了,这事要是传出去,整个暗族也被狠狠地扇了耳光,给暗族丢了人抹了黑,自己和李冒不死也得脱层皮。&1t;/p>

    “龙哥喊的挺亲热呀”!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龙哥知道是自己妻子。“为什么不杀他们”?&1t;/p>

    “杀他们?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们?只是那小子坏了我的事,这也算是惩罚一下了。你让开,我并没有得罪你,他们一会儿就好了,我要走了”。&1t;/p>

    “走?哼哼!”龙嫂冷哼两声。“拿了我几人的命再走”。&1t;/p>

    林安提一听,这人真是蛮不讲理,为什么非要往死里逼?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一走,他们几个的下场会有多凄惨。&1t;/p>

    林安提微微怒,娇俏的脸上一敛顽皮嘻笑之态,变得冷若冰霜。龙嫂面沉似水,手里紧紧握着手雷,销栓已经拔掉,她们都明白,地下室就是火药库,只要龙嫂一松手,几人连同这座院子全都会烟消云散,成为历史。林安提被李冒半挟持地带到这里,并不想和他们以命相拼,谁知道这几个人都想要自己的命,真是费解,难道只是因为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失了面子?&1t;/p>

    “你是龙嫂吧?能告诉我为什么非要这样吗?是他们不让我走,我把他们迷倒了,一会儿就好了,并没有伤害谁,为什么非要以命相拼?”&1t;/p>

    “你乖乖待在这里,等李冒醒了弄清楚你的问题,自然会让你走。不然,我们这里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1t;/p>

    “等他醒?他坏我的事我还没跟他算账呢”。林安提白了躺在地上的李冒一眼。想把龙嫂也弄倒,但瞅了瞅龙嫂手里的手雷,不敢妄动,龙嫂一旦现自己着了道,手一松就完了。&1t;/p>

    正僵持间,听得院子里几人说话,眨眼间来到地下室门口,共有三人,皆是铁塔一般的壮实,看到如此情景,已明白几分。&1t;/p>

    “你说的有人来挑我们场子,就是她?”为一个粗壮的汉子用不屑的眼光扫了一眼林安提,问龙嫂道。&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