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落涯之后,他也跟着跳了下去,只是他运气不太好,跳下去的时候落到了河里,没能找到你,等他派人去找你的时候,翻遍了那个山崖下面也没能找到,沿着柳叶河两边找了好几遍,也没探听到你的消息,后来才得知你被千影宫的人救了,只是当时有些不方便和你联系,所以才没有及时把消息给你,这不,得知你到了景城,马上就来找你了。”

    墨临渊不好意思说他当时落入河里的时候,因为不熟水性,所以差点被淹死,幸好他的属下很快找到了他,不过也病了好些天。他当时就派人去找她的,只是几乎将整个山崖翻了一遍,也找不到。后来才得知她在千影宫,可当时担心联系千影宫的人会让带给她们麻烦,他才没有把自己的消息告知她。

    等他把一切都处理好之后,她也到了景城,本来她刚到景城,他就想去见她的,可这丫头扛了一大堆千影宫的事,刚到景城就忙得天昏地暗的,他也只好等到今日才来见她。

    “那个笨猪!”

    听到墨临渊那臭小子竟然跟着她跳了下去,青蓝心里涌起暖暖的感动,这小子倒是没白救了他。

    “呃”墨临渊再次无语凝噎,他能说,他不喜欢当笨猪吗?

    “他现在在哪里?”青蓝眉眼中溢满笑意,目光闪亮地看着墨临渊,笑道:“怎么没来找我?我与他怎么也说是历经生死的患难之交了,经历过曲折离奇的种种错过,好不容易终于又联系上了,他怎么也该与我来个胜利会师,热情相拥吧!”

    胜利会师是什么意思他还是明白的,只是热情相拥?墨临渊看了眼青蓝,只见这丫头那张清丽秀灵的面容笑意清浅,那双如星星般璀璨的眸子溢着柔柔的光芒,墨临渊只觉心口突然间被她的的笑容与璀璨的星眸涨得慢慢的,心里那不由自主溢出的柔情让他的双眼同样染上了他都没发觉的情意。

    青蓝端着一杯茶,抿了一小口之后,想着等见到墨临渊那臭小子要怎样对他挟恩相逼?是要他给点实际性的报酬留?还是一辈子以恩人在他面前自居?让他在自己面前伏低做小呢?

    不管怎样,想想到时候戏弄那小子,一定很有趣。

    “嘎!”

    正在陷入自己美滋滋的幻想中的青蓝完全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正喝着茶,不正想着怎样戏弄墨临渊的吗?如今这家伙突然抱着自己是怎么一回事?

    “放开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