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个月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墨家最为隆重的节日,也是最为重要的日子,墨家族比终于到了。

    为了这一天到来,墨家上下足足忙活了近一个月,可谓上下齐手,乐此不疲啊,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未来墨家涨势的一次盛会啊,不光墨家人可以观看,还会邀请许多邺城的名门旺族前来,以彰显墨家的威严。

    “唉,我说墨老,我们今天给你来捧场,中午的酒菜得上好啊!”

    一个胖胖的商人一进门对着招呼的墨霸天道。

    “一定,一定,今日难得各位捧场,墨家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里面请,里面请……”

    “墨老辛苦,墨老辛苦……”

    门客不断前来恭贺,甚至之中不乏玄者和商人,那门庭若市的景象可谓是壮观,当然也代表了墨家的繁荣非同一般啊。

    ……

    随着所有宾客的不断到位,墨家圆形的校场上,此时云集了各样的人物,宛若是斗兽场一般的排列开来。

    “父亲,一切都已办妥,可以开始了。”

    墨君离,走到墨霸天身边,恭敬道,旋即便找个靠近的位置坐下来,此次墨家族比的安排,墨霸天全权交于墨君离负责,甚至总裁判长位置也交给了墨君离,而墨君富和墨君峰只是得到了一个副裁判长的位置。

    “嗯!”

    墨霸天很是满意地看一眼墨君离,旋即走上看台,清了清嗓子,用足玄气,高声喊道:“我墨霸天很是感谢各位的捧场,今日是我族小辈们族比的日子,也是我墨家挑选和培养未来继承人的日子,事关重大,请各位前来,还请做个见证,有招待不周的,随时告知我墨某,谢谢!”

    墨霸天走下看台,场上立刻掀起一阵激烈的讨论,但是大多数都是关于此次雷墨两家商战的。

    “哐。”

    一声清脆的锣声响过,接着墨家各家的小辈依次上台,总共有二十几个。而二十几人之中又进行了分组,分别设立了种子组,还有普通组。

    作为墨家最不被看好的墨无尘自然被分到了普通组,普通组里面的大部分为聚玄六段实力的小辈,略微有几个是聚玄六段以下的,不过即便是这样,所有人都一脸不善地看向了墨无尘,显然将他看做了这个组内最为好捏的软柿子。

    而种子组内的全部是被钦点的墨家小辈,有墨峰,墨玉儿,墨染,墨泰,还有两个不知名的分家的小辈,但是实力却都在聚玄七段巅峰,隐约比墨泰还强出一线。

    根据墨家比赛规则,所有种子组的选手全部自动进入到第二轮比赛,而普通组的只取前两名,其余的均算作是淘汰。前两名自然可以进入到正式的族比比赛,而被淘汰的按照墨家惯例,便终生失去进入墨家核心工作的机会,只能被派到坊市中去做些杂务。

    “快看那,那不是墨家第一废柴,叫什么墨无尘的吗?”

    “墨家是不是没人了,竟然连个废物都上了?”

    比赛还没开始,便有几个客人开始小声嘀咕起来,对着台上的墨无尘指指点点,议论起来,分明把墨无尘当做一个笑话。

    毕竟墨无尘的废柴之名在整个邺城都是出了名的,这会看到他出现在台上,让人不禁有些怀疑墨家的底蕴。

    不和谐的声音不断钻入墨君离得耳朵里面,让他这个做爹的显然不是很高兴,那紧握的双手因为用力,几乎要将长椅的扶手掰断,可是他尽力控制着内心的愤慨,这样的字眼他听过太多,唯一担心地是场中的墨无尘,害怕他受到影响。

    “尘儿,你可要加油啊。”

    相对于墨君离得反应,墨霸天可是淡定了许多,对于这个几乎“陌生”的孙子,他这次却极为看好,不停地和身边的客人谈笑着,偶尔听到几声冷言冷语,都是哈哈一笑,呼之带过。

    “哼,一个小废柴而已,还指望可以掀起多大的浪来,义父也真是的,竟然将这次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君离那个混蛋,气死我了。”

    墨君富坐在副裁判长席位上,一脸的愤恨,双目紧紧盯着最为中心的墨君离,眼中几乎喷出火来。

    “哎,君富大人不用担心,一个小屁孩,撑死也就那点水平,即便他真的侥幸进入了第二轮,可是那里有峰公子镇守,恐怕也就到头了。”

    身旁的李长老微笑道,不断安慰着墨君富。

    “呵呵,也是,峰儿百年之内可谓最具墨家家主相貌的人,而且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就让他墨君离威风一天吧,等到族比一过,凭借我的人脉和峰儿的出色,我就不相信,义父不会把家主位置让给我。”

    说着,墨君富一脸阴冷的瞥一眼墨君离,旋即看向比赛场上的墨峰,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