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邺城墨家大厅里面,此刻难得的喜庆,第一是因为墨家在这次与雷家的商业战争中,终于取得了一次阶段性的胜利;第二则是为墨玉儿的归来而庆功。

    不光是归来,简单的说应该为墨玉儿的天赋,十七岁便迈入了聚玄八段,成为墨家第二个十八岁前进入聚玄八段的天才。

    这天赋放眼整个邺城,也能排进前五了,因此墨霸天决定为墨玉儿举行喜宴,顺便为墨家这么长时间与雷家斗智斗勇庆功。

    大厅中央的大桌上,此刻墨霸天脸上挂着难得的笑容,身边左右分别坐着墨玉儿和墨峰,其后分别坐着墨君峰和墨君富,以及其他墨家高层,杯筹交错,笑谈风声。

    可是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面,还有几桌,那是为了下人而布设的,此时四道熟悉的身影也在其中,分别是墨无尘,墨染,墨君离,还有水漫天,几乎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偶尔有几声谈论他们的话题,也只是话语刚落,便掀起一阵嘲讽声。

    “哎呦,墨家以前的家主唉,没想到在我身后啊……”

    “谁说不是呢,竟然和我们下人在一个地位呢……”

    “哈哈哈。”

    ……

    听着周围不和谐的声音,墨无尘却一脸的不在乎。如今,一家团聚,让墨无尘心里不禁欣喜万千,在不在大桌吃饭在旁人看来,或许是事关荣耀和地位的事情,可是在他看来,全部是扯淡,一家人能够在一块,这才是最荣耀的。

    “尘儿来吃啊,这是娘亲自下厨给你做的,都是你最爱吃的。”

    水漫天一脸怜爱的看着墨无尘,并且不断给他夹菜,让墨无尘几乎应接不暇,原本略显冷漠的脸上洋溢着一种温情的红晕。

    “你看你,这样下去会把尘儿惯坏的!”

    墨君离在一旁看着,嘴角微微抽动,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瞧你这个样子,跟孩子还吃醋?”

    水漫天有意地白了墨君离一眼,然后夹起一大块肉,狠狠塞进墨君离的碗里。

    “母亲,你对他们这么好,还有染儿呢!”

    墨染此时美丽的明眸之中透着一丝不服,小嘴微微撅着。

    “好好好,还有咱们家的小千金,来,给你最好的一块。”

    对于墨染,水漫天心里有说不出的亲切感觉,常常就有时会把她当做自己亲身的一样,可是她终究知道,墨染不属于她,不属于这个冷漠的墨家。

    “无尘哥哥,这次你外出,看来收获不少啊。”

    墨染美眉一皱,朝着墨无尘使个眼色,旋即瞥向那大厅中央大桌方向,明眸之中透着一重深意。

    “嗯?”

    墨无尘不明所以,目光跟着一起看向大桌,此时正好与那正在看着自己的墨玉儿,目光相对,不禁剑眉微蹙,旋即低下头,猛吃起来……

    ……

    “什么?玉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墨霸天一脸震惊地看着墨玉儿,旋即一掌拍在大桌上,将桌上的酒杯登时震翻,酒水顺着流了出来。

    “这雷家还真的越来越大胆了,就连小辈都这么嚣张?”

    墨君峰也跟着怒道,两眼之中几乎喷出火苗。

    “玉儿依你这么说,多亏你赶到,才救了峰儿和原儿?”

    墨君富此时微眯着双眼,对于墨玉儿说的事情有些怀疑道。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实力有多少,十八岁便达到聚玄九段实力,即便比当年的邺城小辈第一人雷林,天赋恐怕也差不到哪去。

    “大伯您说笑了,要说起我的实力,也只是能给墨峰堂哥帮下忙而已,谈不上救!其实是……”

    墨玉儿一脸惭愧,刚要继续说,却被欧阳长老打断了。

    “看来,我墨家又多出一个更加天资卓越的天才啊,哈哈哈,来我敬家主一杯,为墨家以后的更加繁荣,干!”

    “干!”

    虽然墨玉儿嘴上这么说,可是墨霸天在内的几乎所有墨家高层,心里早已这么认为了,聚玄八段,便可与聚玄九段实力的争斗,这天赋只怕比墨峰还要高上一分,不觉,心里更看重了墨玉儿一分。

    “其实,这次救我的当真不是玉儿。”

    一直闭口不言的墨峰,此时突然站起身来,对着墨霸天恭敬地拜了拜,旋即抬起头,猛地伸出手臂指向墨无尘的方向,眼中闪烁着一丝愤恨。

    他墨峰虽然傲气,可是至少不会撒谎,先前一直心里闷闷不乐,不是为了逃避,而是在纠结,为什么墨无尘如今进步这么快,而且隐约有超越他的趋势,他不甘心……

    “嗯?”

    顺着墨峰手指的方向,几乎是同时,墨霸天等人发现竟然是墨无尘方向,脸上顿时露出吃瘪的表情。

    “难道是君离?不对啊,依照玉儿所述,事发的时候,君离应该在墨家啊!他什么时候去的?”

    墨霸天第一想到的便是墨君离,因为也只有墨君离才有可能,而墨染虽然进步神速,可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娃,他绝对不会相信会打败聚玄八段的雷冲,而那猛吃的墨无尘更是没有可能。

    不光他有这个想法,就连墨君富等人也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