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巨大的光幕化作无数的粉尘,洋洋洒洒地飘落,此时墨无尘躲在车中,装作熟睡的样子,丝毫没有引起延平郡主的注意。

    延平郡主命人带着马车紧紧跟随在其身后,和扈峰两人一路无话,不过两人所过之处却成了其他势力不敢靠近的禁区。

    山谷之中各势力此时不断地收取着能够发现的一切宝物,即使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也要翻过来检查数遍,生怕会错过什么,就像一群土匪一般。

    “我靠,竟然是一把准灵级长刀。”

    一道惊喜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无数人影便似蝗虫一般纷纷朝着声音来源掠去,不久之后便响起一阵阵惨绝的厮杀声。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延平郡主咱们不妨到深处去看看吧,这里毕竟还只是天幕宗外围。”

    扈峰随便看一眼那厮杀声音传来的方向,嘴角两边微微抽动,露出一副鄙视的目光,淡淡道。

    “好,全凭弟弟做主。”

    延平郡主话语绵软,成熟之中又带着些许撒娇的感觉,让人听了不禁心里麻软,即便是墨无尘听了都浑身发痒。

    “好好好,姐姐我可是知道这天幕宗中还有一处绝妙之地,可供你我二人前往奥。而且那里,据说是宗主夫人的私藏。”

    扈峰一脸欣喜,率先走在前面,要为为延平君主引路,表情得意而又猥琐,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邪光。

    “呸,真是重口味。”

    静萱此时不禁低骂一声,旋即狠狠瞪着外面的扈峰方向,尽管隔了帘幕依然对她毫无影响一般。

    “嘘,你小声点,别叫人家听见了。”

    墨无尘手指放在嘴上,小声嘀咕一声。

    “哼,早就发现有些不对了,给我出来。”

    可就在墨无尘小声嘀咕之时,一道强横的匹练突然射过来,将墨无尘所在的马车一下劈成了两半,露出错愕的墨无尘,还有那昏睡的墨玉儿,而静萱却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

    “嗯?”

    扈峰双目微凝,眉心紧锁,目光在墨无尘上下来回打量一番,旋即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

    “姐姐,这是哪位啊?难不成是你延平郡郡王府的少主吗?”

    “噗…,弟弟真爱说笑,这哪里是我延平郡郡王府的人,只是一个贱民家的孩子,是我修炼妖宿阵法所用的人模而已。”

    延平郡主突然掩面咯咯笑起来,那摇摆的柳腰宛若水蛇一般,透着多种风骚,扭动的双臀,醒目而圆滑,让一旁的扈峰不禁目光跟着来回游荡。

    “贱民?”

    墨无尘听到这俩字,不禁有些错愕,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可是记得当初,延平郡主到墨府可是请墨家帮忙,而且客气异常,怎么如今竟然开始称呼墨家为贱民?

    不过当他一想到如今东明帝国潜在的等级规则,心中不免自嘲一声,果然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啊。

    “哈哈哈,只是两个贱民啊,不过也对,贱民就应当为我等提供一切,甚至是低贱的生命。”

    扈峰略做思考,当即明白过来,旋即冷漠的眼光瞥一眼墨无尘,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

    只是贱民的话他自然不会太在意,先前他一度怀疑这延平郡主有恋童癖那,否则怎么会愿意和他一齐行动,现在看来倒是他多想了。

    “小弟弟,你很让我吃惊那,竟然没有被我的阵法禁制给压制,看来是我大意了呢,这样好不好,你听姐姐的话,姐姐叫你到时候死的痛快点。”

    延平郡主缓步走向墨无尘,一步一盼,柳腰美臀微微摇摆,脸上的薄纱不知不觉竟然自己滑落,露出一张惊世骇俗的脸来。

    只见她弯弯的眉儿,红红的嘴儿,高翘的鼻子,细窄的孔上钉了个蓝色宝石钉,白皙的俏丽宛若是少女一般,与其成熟的语气简直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