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音清晰而响亮,顺着手臂不断蔓延开来,墨无尘惊骇地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苍白,下一刻,他的身体便如断线的风筝般飞出数米,直到撞到一棵巨大的松树树干上,震下几片松叶。

    “咳咳……”

    墨无尘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来自骨头深处的疼痛,那断裂的手臂已然失去了行动能力。可眼下对面的那头山甲猪竟然毫发无损,重重挨了一拳,却只是稍微退后了半步而已,这强大的防御能力让墨无尘都不得不由衷得汗颜啊。

    不过他先前的任务便是要拖住这山甲猪,此时他环顾四周,早已不见了墨灵的身影,知道她逃得远了,便踉跄着支撑着身躯,慢慢站起身来。

    “吼”山甲猪明显有些不悦,可是并没有再像先前一样直接冲上来,显然是有了一丝灵智的他,摸不清对方底细,便索性站在原地,乌黑的眼珠紧紧盯着墨无尘,不停地发出一阵阵低吼,仿佛在警告墨无尘,这里是它的地盘。

    “没想到你竟然有了灵智,可是有了灵智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头猪,现在我要走了,你若是有情趣,就跟着我吧!”墨无尘强忍住疼痛,装作一副没有受伤的样子,伸了一个懒腰,白了眼前的猪脸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此时的他极力保持镇定,避免被山甲猪发现异常,否则以这十几米的距离,只消一个呼吸都不用,这山甲猪便能欺到跟前,那到时候即便墨无尘想要跑也来不及了。

    墨无尘紧锁住眉头,让那沁出的汗滴被牢牢钉在额头之上,避免滑落,然后慢慢地踏着步子,背离山甲猪而去,终于在走了将近一百步的时候,墨无尘有意地用余光瞥了一眼山甲猪,发现山甲猪依然在原地盯着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果然猪就是猪!”

    不待山甲猪反应,墨无尘拔腿便开始狂奔起来,只留下一脸蒙圈的山甲猪在原地呆呆地望着墨无尘不但缩小的背影。

    “吼吼……”

    一声悠长而愤懑的猪嚎声响彻山林,让得山林边缘路过的人不禁朝着后山顶端望去。

    “我靠,这不是山甲猪的嚎叫声吗?”

    “对啊,我也听见了!”

    “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又要遭殃了,哈哈……”

    ……

    银月高悬,月高风黑。

    墨无尘慵懒地趴在床榻之上,想起与山甲猪对峙的场景,心里仍有一丝余悸,旋即嘴上露出一抹自嘲:“太傻了,竟然想着和山甲猪去硬碰硬,简直就是找死啊,不过也不能算没有收获。”

    此时他的手臂虽然还是有点淤痕,可是断裂的骨缝处一道道红色的丝线正在相互勾连,一股来自骨头缝深处的刺痒慢慢传遍全身,无尘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不但增长的新骨头在慢慢替代原有的骨头,而且隐约有成型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