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那日之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墨无尘再也没有出现在雷家的坊市上,虽然雷家出的价格确实比墨家的要高些。

    墨家偏院的一座不起眼的厢房里面,墨无尘此时把玩着着手里已经升级储蓄的白金金币卡,嘴角掀起一抹向上的弧度,看来白狐生意到底是个赚钱的买卖,这次仅仅三天,虽然不如先前抓的白狐品阶高些,可是数量却远远比上次要高出许多,导致他不得不多用几个约戒来装笼子。

    特别是他将几只白狐同时摆放到柜台上的时候,那坊市店铺的老板,差点下巴都掉下来,这次灵狐品阶虽然不好,可是仍然以每只高达九百金币的价格卖出,最后狠狠又赚了一笔。当店铺老板将一张限额一万金币的黄金卡,换成一张限额五万金币的白金卡片的时候,墨无尘差点就嚎出来。

    “嘿嘿,这下真的是发了啊!”墨无尘双眼紧紧盯着手里的卡片,不停地用手摩挲着那卡片的边缘,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切,瞧你这出息样子!”静萱突然出现在桌子上,此时掐着手臂,不屑地瞟了一眼墨无尘,仰起头,小嘴嘟嘟着。

    “嘿嘿,静萱,这钱应该够买重铸身躯的材料了吧!”墨无尘一脸期待地看着静萱,如今靠着灵狐的买卖,他的收入几乎快赶上一个坊市一个月的收入了,怎么说也算是个脱贫的少爷了,说话的底气也足了许多。

    “买材料?不是我打击你,还差得远呢!”静萱水灵灵的眼睛露出一抹不屑,那粉嘟嘟的小脸上噙着一丝傲慢。

    “还差的远?”

    本来还是信心满满,墨无尘以为以目前的财力,购买重铸身躯的材料,将会绰绰有余,没成想静萱这个丫头却瞬间给他心中燃起的希望浇了一盆冷水。都说不打击人,可是这不是打击是什么!

    看着墨无尘那逐渐吃瘪的表情,静萱不屑的表情渐渐转变成一丝愤恨:“这就把你打击到了,还说什么要变强,要参加族比,看你还是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呵呵,我也没说要放弃啊,无论如何,这一年对我很关键。”一想起一年以后的族比,墨无尘漆黑的眼眸里面便会燃起一团无名的火气,为了目的,他必须得变强,毕竟实力嘛,可不会随着抱怨而来!

    “走吧,我们先去地下交易所看看有什么好货!”静萱幼小的脸上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老成,那灵动的眼眸里面闪烁着一丝光亮,让人甚至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个老妖怪。

    “咳咳,你不会又打什么主意吧?”墨无尘有些犹豫,干咳了几声,有些不愿意。

    “不就是花了你几百个金币吗,看你那抠门样子?到底走不走,再不去,别指望我给你重铸身躯了!”静萱鄙视地看看墨无尘,显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走走走,静萱小女王!”墨无尘讪讪道,每次被抓着小辫子的感觉真的不好受啊,而且还要装作一副很情愿的样子,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

    邺城的坊市生意风火的背后,往往滋生了一批新的交易方式,这些便被称作地下交易所,一般都是在正规坊市看不见的东西,而这些交易的背后往往隐藏了诸多的秘密。或许今天交易所里面出现了一张地图,记载了某个强者死后的洞府,为了得到地图,各方大打出手,闹得你死我亡的下场,城主府也不会去管,因为在这里的规矩,实力才是王道。

    墨无尘小心谨慎地迈着步子,闲庭信步,从每个摊位前面走过,像是逛街一般,可是静萱的眼眸却仔细地扫过每一个摊位的商品,像是墨无尘的私人扫描仪一般。

    在这里,墨无尘便不用再伪装,毕竟他买的东西,这个市面上不一定存在,就算存在,恐怕也不会成为焦点,因为根据静萱的描述,他们要找的商品就是一大块废铁,叫做玄木铁,这是一种生在在魔脉森林深处的一种植物玄木树的外皮,刚硬如铁,常常被用来打造厨具,因为价值不高,被正规坊市经常放在台下,不上柜台,就算有也是少量。

    而这里,作为地下交易所,很可能存在这种商品,而且量会很大。

    依照静萱说的道理,废铁治废柴,天经地义,让墨无尘心里是一阵苦涩。

    地下交易所内不时响起几声怒骂的笑声,时而又爆发一阵惊人的冲突,让的交易的气氛异常火爆。

    此时墨无尘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摊位处停了下来,紧紧盯着地上的一大块玄木铁,看那样子足足有一百斤重,却被主人随意丢弃在一旁,看来这东西果然像传说中的确实用途不大。

    “老板,你这可有下品玄石?”墨无尘虽然心里惦记着那块玄木铁,却不着急去问价钱,而是故意转了个话题,稚嫩的小脸上闪着一丝狡猾,紧紧盯着摊位后的主人。

    见生意上门,那摊位主人立刻起身,宽大的身躯着了一身兽皮大衣,宛若一座小山一般,黑黝黝的皮肤上透着一股结实的光亮,那憨厚的面庞上噙着一抹憨笑,一看就是老实人。

    下品玄石虽然珍贵,可是在正经的坊市店铺里面就可以买到,虽然价格高,可品质一般都是上成,所以大部分人首选便是坊市店铺,而来这里的人往往是奔着其他珍稀的物品来的。所以摊主的第一反应,便是略一迟疑,待看清来者打扮的时候,内心才稍稍淡定了许多,这或许是哪家落魄的少爷吧,因为没有钱才到了这里。

    “尊贵的少爷,请问您想要多少块玄石?”摊主客气问道。

    “你这里有几块?”墨无尘丝毫不暇思索,漆黑的眼眸里面闪烁着一丝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