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坊市深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瞧得这边出事,看热闹的都好奇地围了过来,墨无尘与雷冲的名声在邺城也算是家喻户晓,只不过,墨无尘是因为他的废物名声,而雷冲却是因为纨绔成性,两人就仿佛是整条大街上最亮丽的风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凑上来。

    “雷冲,你不要逼人太甚!”此时墨玉儿秀眉微皱,那火辣的身材半蹲成弓形,翘起的屁股因为黑色裤子的包裹,显得珠圆玉润,挺拔的双胸由于身体绷紧,不禁露出一道诱人的弧度。

    经过先前的初步交手,墨玉儿便已经感觉到了雷家的跟随并没有使出全力,显然留了后手,否则以她聚玄七段和墨峰聚玄八段的实力,怎么可能挡得住?

    “看来这一战不轻松啊!”墨无尘剑眉微蹙,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一脸凝重地看着将他们围在中间的众人。

    “还有脸说,要不是你这个吊车尾,以我和玉儿的本事,他们岂能围得住?”墨峰嘴角一阵抽搐,阴冷的面孔上闪烁着不悦!

    “你可以选择退出!”墨无尘搔搔鼻子,嘴角掀起一抹戏谑,那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

    “你……”

    “好了你俩闹够没有?”墨玉儿瞥了一眼两人,语气之中充满了诘责之意,都火烧眉毛的时候了,俩人竟然还在拌嘴。

    ……

    目光在墨玉儿身上不停地来回扫视着,雷冲的内心不禁生出一阵火热,下体隐隐有些顶起的感觉,举起手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玉儿小姐,你也知道,我雷冲一向是敬重美女,尤其是像玉儿小姐这样难得的美女,我看这样吧,我也不想太为难你们,如果你肯跟我一齐吃吃饭,赏赏夜色,那我将不甚荣幸啊!”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看看自己那蛤蟆样!”

    突然一道尖锐而滑稽的声音响起,嘲讽之意在人群之间不断蔓延开来……

    “嗯?谁竟敢辱骂我们少爷!”

    几个跟随当下也是听到了声音,不由得愤怒地眼神快速扫过众人,可是丝毫没有发现异常。

    “带着几条狗出来到处咬人,明明是个脓包,非得装的这么斯文,不怕笑掉了大牙?”

    那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清晰而响亮,较之前更大声了。

    “嗯,是谁在侮辱本少爷?”这次雷冲也有些恼怒,愤恨地脸上一抹阴冷的眼神,不断来回扫视着众人,手下的跟随也是不停地寻找着声音所在,可是一连看了好几个人,都不是。

    “瞧你是个脓包,没想到手下的人个个是脓包!”讥讽的声音犹如针刺一般,又一次触碰着雷冲的逆鳞。

    “你大爷的,到底是谁?有种你给老子站出来!”雷冲终于忍不住了,大跳着指着人群骂起来。

    “哼,我就在你跟前,你往哪看呢?”一道冷哼声从墨无尘三人方向传来,声音真切而响亮,仿佛是一座灯塔一般昭示着来源。

    雷冲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阵,循着生源缓缓转向墨无尘,此时那阴冷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愤恨。

    “好啊,小杂种,我倒是轻看了你了!”

    众人听了声音也是跟着目光一齐转移到墨无尘身上,就连身旁的墨玉儿和墨峰都向他投来不善的目光……

    “真是个扫把星!”一旁的墨峰不由得愤懑道,原本以为事情可以有了转机,这会却因为“墨无尘”的几句挑衅让局面更加被动了。

    “墨无尘真是服了你了!”一旁的墨玉儿俏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怨恨。

    干笑一声,墨无尘这会自杀的心恐怕都有了,翩翩在这时候,静萱出来捣乱,别人虽然看不见她,可是此时静萱那虚幻的身影正横在墨无尘的头顶上,笑意沉沉地看着墨无尘。

    “我靠,不带这么玩的!”墨无尘心底暗骂一声,心里此时充满了悔恨,双眼凝重地看向头顶。

    “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啊?只要你愿意解除誓约,我就出手打退这帮垃圾!”静萱小脸一横,那幼嫩的脸上噙着一抹笑意,仿佛就等着墨无尘等人出丑。

    “挺会落井下石啊!”墨无尘不禁苦笑一声。

    “呵呵,我只是审时度势而已!”静萱举起稚嫩的小手抚摸了一下幼嫩的双脸,水灵的大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狡黠。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呵呵……”墨无尘说着眼睛看向围观的人群身后,那里两排穿着整齐地卫军正由罗天带领着朝着人群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