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邺城古朴的城墙,宛如亘古一般屹立在东明帝国东方,数十丈高的城墙之上布满了苔藓,晦暗而显眼,暗青色的城砖上斑驳陆离,述说着千古的不易,此时正值腊月,一层薄霜将城墙轻轻覆盖,更增添了几分威严与高冷。

    城墙之上,冰冷的盔甲来回走动,他们是邺城的守军,而守军负责是城主府的卫军统领,叫做罗天,一身玄师后期的修为,即便在邺城也是声名赫赫。此时他站在高达数十丈的城墙上方,双眼微眯,一双鹰般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每一个进出城池大门可疑的人。

    “嗯?”此时一道穿着灰袍,瘦削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叫过一个守军,在其耳边嘀咕了几句,那守军表情立刻大变,火速朝着城门赶去。

    “站住!”守军拦在那灰袍身影跟前,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双手紧紧把住腰间的挎刀。

    灰袍身影缓缓抬起头,摘下帽子,露出一张清秀而稚嫩的脸庞,一双漆黑的眸子闪烁着一丝灵动,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七天的墨无尘。

    这会他长袍之上沾满了尘土与腥臭,甚至那清秀的脸庞下颚上还有一处划伤,虽然已经凝结了血痂,可是依然掩盖不住那不久前的疲惫。

    七天前,墨无尘在镜萱的指引下,到墨家坊市,在众人的讥讽下,花光了所有积蓄购买了几根劣质的阵柱,然后便带着阵柱向着城外的魔脉森林走去,同时一路上听着静萱不断讲解着阵法的要领。

    ……

    “靠,这样能行吗?”

    茂密高大的树林里,传来一阵少年的鄙夷声。

    “居然敢小看本女王?赶紧拿来吧你!”静萱瞥了一眼身边的墨无尘,伸出小手,扒开墨无尘紧握的双手,将他手里的下品玄石愣是夺了过去。

    那玄石是墨无尘从墨染那借来的,虽然他本心不想的,可是为了布置好灵阵,不得已厚着脸皮去找了墨染。而墨染对于墨无尘的要求,自然不会拒绝,很是热情地将玄石借给了他,并嘱咐他不用还,可是墨无尘仍然写了个借据,在墨染硬推中,塞进墨染的玉手里,临走还再三嘱咐一定会还……

    “瞧你这个抠门的样子,没听过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静萱复又看了一眼墨无尘,翘起小嘴,将玄石小心翼翼地放入中心阵柱的卡槽里,然后双手结个法印,深吸一口气,娇喝一声。

    “起!”

    只见一抹柔和的白光顺着中央阵柱的符文,由下到上不断攀升,蔓延到顶端的时候,那白光化作数道,向着周围的阵柱穿去,然后阵柱与阵柱之间慢慢延伸出一条条白色丝线,慢慢构成一个巨大的牢笼。

    看见阵法形成,静萱那微眯的双眼终于睁开,舒了口气掏出一根胡萝卜啃了起来……

    在阵柱上的符文泛起白光的时候,墨无尘便有些震撼,双眼紧紧盯住静萱的身影,心里暗暗铭记着每一道步骤,这可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证阵法的布置,也是第一次知晓阵师神秘存在的开端。

    “还真成了!”见阵法最后形成,墨无尘不由得双手在裤腿上来回摩挲,即便凭肉眼他便可以看出这阵法的玄妙,以玄石中玄气替代阵师的玄气,作为阵法的主要玄气供应,不但将玄气利用的恰到好处,而最为主要的是阵柱位置,完全避免了玄气泄露。

    “哼,这算什么啊,连个一级阵法都算不上!”静萱白了墨无尘一眼,不屑地看看眼前的阵法。

    “嘿嘿,静萱大师,看来我之前还真是走眼了!”咧咧嘴,墨无尘一脸欢喜地看着静萱,与之前态度简直宛若两人。如果说,之前他只是被迫屈服于静萱的恐怖实力,这会却真的是由衷的佩服,看来这合作,一点也不亏啊……

    静萱不屑地看了一眼墨无尘,然后摆了摆手,法阵那先前亮起的白光便消失了,只能隐约看到一丝细微的白色丝状光束还在……

    墨无尘将事先预备好的甜品诱饵放入阵法之中,便爬上了就近的一颗巨大的松树,蛰伏在一朵巨大的树冠后面,静静地等待着灵狐的到来。

    可是第一天过去了,诱饵都坏了,灵狐也没来,不得已,墨无尘将诱饵换出。

    第二天,依然没有收获。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还是如此……

    到了第六天,墨无尘终于有些焦急,嘴角有些微抽,剑眉微蹙,一脸嫌弃地看着身边大口啃着鸡腿的静萱:“该不会你搞错了吧,要不还是丢个鸡腿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