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又失败了吗?”

    身体触碰到冰冷的擂台石板,墨无尘面色苍白,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弧度,双眼紧紧盯着湛蓝的天空。十指狠狠地划过擂台的石面,露出十条血红的抓痕,那来自指间的痛一直传递到了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第二十八次挑战,墨无尘,败!”

    擂台上,一名中年裁判,有些怜悯地看一眼倒地的少年,内心发出一声长叹,语气淡然将比赛结果公布了出来……

    中年男子的话语刚落,人头攒动的擂台下,便响起了不出预料的骚动。

    “嘿嘿,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果然每次都是‘出人预料’啊!”那语气,讽刺意味十足。

    “这废物真是快把墨家的颜面丢尽了。”

    “要我说,如果不是他有个族长父亲,这种废物就算丢到大街上,也不会有人理睬,就看他那病弱的样子,让人作呕。”

    “谁说不是呢,不能修炼就算了,还每次都来抢我们名额,真不知道墨家为什么会出这么个煞星!”

    “唉,这孩子也是够命苦,一辈子注定无法修炼……”

    周围不断传来各种讥讽与惋惜,每一次的笑声与叹息声落入少年耳中,都恍如一记重锤狠狠敲打着他的心脏,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少年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露出一副清秀而稚嫩的脸庞,一对秀美的剑眉显得格外醒目,此刻他朝着裁判拜了一拜,便在一片嘘声之中,走下台去。

    今天是墨家两月一次的小辈挑战赛,作为胜者,将会得到一块下品玄石作为奖励,而作为最后的胜者则会得到一本三等武技功法作为奖励。显然墨无尘也是为了这个而来,虽然失败了这么多次,可是他并没有放弃希望。

    望着周围不断投射过来的鄙视眼光,墨无尘悄然回到比赛队伍的最后一排,在那里有他专门的座位,一个窄小而孤单的座位。

    四年时间,他早已经习惯了周围的嘲笑眼光,就连平素和蔼地父亲,对他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冷淡,他甚至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不该存在这世上!

    “难道这世界就是这么冷漠吗?”墨无尘喃喃自语道,瘦小的身躯很快被众人掩埋在最后的角落中,朝阳升起,照得他孤独的影子拉的老长,与周围的翠绿美景显得格格不入。

    “下一个,墨染!”

    听着裁判的喊声,一个玲珑的身影蹦跳着从人群中快速闪出,走上台面。少女才一出现,先前的嘲讽声音立刻停止了,一双双火热的目光,紧紧盯着台上的少女……

    少女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可是一身淡蓝色长裙,配上火红的小袄,将少女的气质烘托的无与伦比,尤其是那恬静而稚嫩的脸庞,已经略显风韵,一对小巧而可爱的薄唇显得更是诱人至极……

    虽然少女外表出众,可是还有一点更为吸引众人眼光的,便是少女的实力,聚玄四段,仅仅十二岁便跨入聚玄四段的天才少女,在墨家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记录。

    “对手是墨山,小心点哈!”中年裁判看了看上台的少女,然后关切地说道。

    “多谢李长老!”少女对着中年裁判施礼道,然后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

    望着少女甜美的笑容,裁判这才满意地走下台去,身后是一阵无耻地批判,分明是有意偏心。

    墨无尘静静地坐在角落里面,此时全神贯注地盯着台上地倩影,听到对手是墨山时,紧握的双手才慢慢松开。

    “墨染妹妹,想不到这么有缘啊?”墨山肥硕的身体一爬上台面,嘴角便流出一丝口水,让台下的小辈们一阵喊骂。

    “怎么会是这头蠢猪?”

    “暴殄天物啊!”

    “老天不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