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是阿承吧!”郑绍秋笑道:“也只有他会这么轻狂直率了!”

    “其实我也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有感觉,对方的长相倒是其次了。●⌒頂點小說,”邓俐君微笑道:“但他却说,因为你太帅,如果你们走到一起,你会被世人放到放大镜下面检查。因为在世人眼里,一个帅哥跟一个胖妹走到一起,肯定有所企图,否则,一个帅哥怎么会看上胖妹?没有道理啊!世人可不会管你们是不是因数有感觉才走到一起的,他们都会觉得,你这是在找借口。一切都因为,你太帅了!”

    “这是他的看法!你呢?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郑绍秋脸上带着微笑,但邓俐君却知道,他是在认真的问。

    邓俐君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我也说不好,一切都还得看你自己的选择。虽然我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但事情并未发生,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就像我们和他一样。当然,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面对世人的流言蜚语了。那么,你呢?”

    郑绍秋闻言苦笑摇头,末了又道:“我能对她有什么企图呢?”

    “在世人看来,只有名声!”邓俐君耸了下肩膀,笑道:“虽然你现在很火,《书剑恩仇录》把你的事业推到一座高峰,可这也只是在港台,在东南亚。肥肥姐可是已经在东南亚开过演唱会了。世人肯定会觉得,你的走红,是她为你争取的……”

    “扯淡!这个机会可是阿承替我争取到的!”

    “世人可不会管这些!”

    “算了,不说这些了!”郑绍秋多少有些心烦。他跟肥肥姐之间虽然很谈得来,但其实还没有正式交往,只是很合得来罢了。

    当然,外界多少也有点传言,否则吴承也不可能会知道。

    邓俐君点了点头,末了正色道:“我不能给你什么建议,这毕竟是你的终身大事。我能说的就是,如果实在无法决定,那就跟着自己的心走吧!至少如此一来,自己不会后悔,也无愧于心!”

    如果吴承听到邓俐君最后这句话,一定会摇头,且暗忖:之前的那些话,白说了!如果叫他跟着心走,估计他们就真的在一块了!

    因为这个时期的郑绍秋,心思还真的是在肥肥姐身上,没有将来的官晶华介入,秋官估计也不会轻易与肥肥姐结婚,继而离婚。

    可惜,吴承没有听到!当然,就算听到了,他也不能说什么。难道就因为他知道他们将来会发生什么事,就拆开他们吗?

    一切,都还得看郑绍秋自己怎么选择。反正,他已经通过邓俐君的嘴,把两人在一起后的后果跟他说了。两人要是还走到一起,那也是命中注定解不开的劫!别人是帮不了这个忙的。

    ……

    “阿龙,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还看!”

    沅彪看到晟龙的目光随着米雪的身影到处转,有些无语。

    晟龙尴尬地挠了挠头,末了低声道:“我有那么明显吗?”

    沅彪无语,而他的一干兄弟则是咧嘴失笑,但看到他的尴尬,又不好意思在这里放声大笑,只好偷笑了。

    “阿龙,别看了,我觉得,你的机会不大!”沅华摇头轻叹道。

    晟龙皱起眉头,神情有些不悦,道:“你看不起我?”

    洪锦宝刚好走了过来,听到晟龙这话,直接一巴掌盖在他的后脑勺上,道:“都是兄弟,好好说话,阿华哪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的机会不大了!”

    沅奎失笑,揽着他的肩膀,低声道:“笨!这都看不出来,人家米雪小姐如果要选男朋友的话,岂不是会比较一下,你觉得,在场的所有男人里面,有哪个男人有阿承这么拉风的?比才华,没有一个行的,比手段,更是没有一个能比的,比帅气……嗯,这个倒是有,至少荣少和秋官就能跟他比一比。总之,阿承在综合实力上面,直接完胜你。如果你是米雪小姐,你觉得她会选谁?”

    “可,可是阿承都有那么多个了……”

    “男人会嫌钱多吗?女人也一样!”

    “我是说她不是那种女人!”

    沅彪嘿嘿笑道:“阿龙,你惨了!你的意思是,像芝姐,邓俐君小姐,林清霞小姐她们,都是那种女人喽?”

    “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洪锦宝笑骂道:“好了好了,别在这里瞎扯了!还有,这事出去不要随便乱传,不管怎么说,阿承也是咱们的兄弟,咱们还跟着他混饭吃呢!他要是不好了,公司谁来管?咱们不得喝西北风去?”

    “嘿嘿,我就是开个玩笑!”

    沅华揽着晟龙的肩膀,笑道:“我们也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然而你也没有看出来,阿承虽然跟她们关系密切,但一切都还没有成为定局,谁说其他女人就没有机会了?没结婚,就都还有机会!”

    元奎低声贼笑道:“其实结了婚,也是有机会的!”

    洪锦宝闻言摇头苦笑,这群混小子,真是什么都敢说。

    ……

    “好了,开饭了,大家一起过来坐吧!”吴承朝大家招手道:“因为时间有些仓促,人手不足,大家只能吃火锅,自给自足了!”

    二十几个人,男人挤一桌,女人们一桌,场面倒也热闹。

    张国荣吐糟道:“承少,大热天的,居然叫我们吃火锅,也只有你才能想得到了,有没有冰镇啤酒啊?”

    “酒管够!”吴承哈哈笑道:“吃火锅才能红红火火嘛!今天算是给来自宝岛的两位大美女接风洗尘,大家先敬她们一杯如何?”

    “来,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