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感谢兄弟们的投票和打赏!谢谢!另:求票票!)

    看着两人打闹,赵亚芝的心情,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平和。

    其实,她更希望能够一个人与吴承独处,奈何中间插进来一个钟楚虹。可是钟楚虹拿她当姐姐,态度又好得不得了,她也没办法对她板起脸孔赶她走。是以,她只能无奈地看着他们之间这种奇特地,甚至是带着点畸型的情感,越陷越深,最后无法自拔。

    每每午夜梦回,她都很想狠狠心,把这段感情一刀两断算了。可每当想到,自己要失去他,她又狠不下这个心来。

    凭什么自己要退出?凭什么要把他让给其他女人?

    她不愿意,不甘心,是以,只好拖着!

    结果拖着拖着,就拖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有时想想,她也觉得有些奇怪,为何自己看到他与其他女子嘻戏的时候,心中的愤怒与不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在乎他了么?

    她觉得并不是这样,如果真的不在乎他,心里就不会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他,念着他。

    其实,她不知道,她已经开始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习惯,是非常可怕的东西。

    它就像毒,让人离不开,逃不掉!

    就像命中解不开的劫!

    卟咚……

    吴承‘一不小心’掉进了泳池,看得钟楚虹咯咯直笑,笑得花枝乱颤,结果很快,她就被吴承给拉进了泳池,而后传来吴承得意的笑声与钟楚虹那不满的尖叫声。而很快,声音俱都消失了。

    赵亚芝一愣,有些奇怪,便走出大厅,朝后面的泳池走去。

    结果看到两人居然在泳池里抱着湿吻,看得她暗啐一口,瞪了他们两人一眼,薄怒道:“你们两个,够了啊!大白天的!”

    钟楚虹羞得躲进吴承的怀里,不敢看赵亚芝那薄怒的神情。

    但谁能想到,她却在暗地里偷偷怂恿吴承,“小坏蛋,芝姐肯定羡慕嫉妒恨了,你快去安慰安慰吧!我好想看看她娇羞的样子哎!”

    吴承没好气的在她小翘臀上轻拍了下,末了放开她,朝池边游去。

    当然,他没有听钟楚虹的瞎指挥,如果真那么做了,那就是对赵亚芝的不敬了。而且,真那样,赵亚芝在钟楚虹面前的威信,自然是大减,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不过,赵亚芝也确实需要安慰一下。

    吴承爬上岸,赵亚芝便转身离开,钟楚虹在吴承回头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加油的手势,而后自己惬意地在泳池里游了起来。

    “芝姐,对不起!是我的错,忽略了你的感受!”

    沙发上,吴承拉着赵亚芝的手,一脸诚恳地道歉认错。

    赵亚芝横了他一眼,嗔道:“我看你就是故意气我的,等把我气走了,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坏事了,是吧!”

    吴承一脸好奇宝宝似的神情,眨着大眼,看着赵亚芝,道:“芝姐,你说的那些坏事,都是什么样的坏事啊!我这么纯洁,一点都不知道哎!要不,你告诉我,我保证一件坏事都不做,好不好?”

    看吴承如此无赖的模样,赵亚芝不由伸手敲了下他的脑门,嗔怒地瞪着他,道:“你再这样搞怪,别想我再理你!”

    吴承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到她身边,伸手揽着她的腰肢,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低声道:“好了,芝姐,我知道错了。其实,你说的那些什么坏事之类的,我最希望的,还是跟你做……”

    “要死了你!”赵亚芝羞恼着拍了下他的手,末了直接伸手掐住他肋下的软肉,娇斥道:“再这样乱说,我可就不客气了!”

    “人家说的是心里话嘛!”吴承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样,继续轻薄道:“你是我的娘子啊!你说的那些坏事,我不对你做,还能对谁做?啊啊……饶命!娘子快饶命,投降,我投降……”

    钟楚虹一脸好奇地悄悄走了进来,发现吴承居然举着手,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无辜地看着赵亚芝,求饶着。

    看得钟楚虹不由暗自撇嘴:真是太没用了,这就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