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感谢‘书海森林’和‘雨伞下的人’两位同学的打赏,谢谢!另外,求一下推荐票,推荐票和点击比例,好难看!谢谢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月中,赵亚芝生日,中午在她家里,他的父母给她庆生。

    而晚上的时候,整个剧组都给她摆生日宴,吴承在一家类似酒吧的夜场给赵亚芝包场庆生。

    这还是吴承来香江之后第一次进入酒吧,看起来与后世的酒吧有着不少相似之处,但相比起来,自然没有后世高档酒吧那么有格调。

    这让吴承想起,在这个香江,还有一家后世非常有名的酒吧——兰桂坊。不过似乎现在还没有听说过有这个地方。也就是说,这个酒吧,还没有出现。不过可惜的是,吴承并没有来过香江,也不知道这个酒吧的原址在哪里,否则的话,倒是可以先下手为强,把那个地方全部买下来,以后就算有人想要在那里开酒吧,也得跟他合作。

    “芝姐,吹蜡烛吧!”吴承边说边在她耳畔低笑道:“一天过两次生日,吹两次蜡烛,许两次愿望,感觉怎么样?”

    赵亚芝白了他一眼,回道:“虽然过两次生日,但我的愿望都是一样的,我并没有贪心哦!”

    “阿芝,这是我们送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等赵亚芝吹了蜡烛之后,洪锦宝几人便抬出一个大纸箱,看到这个大纸箱的时候,众人都不由愣了,赵亚芝与吴承也是如此,疑惑地看着洪锦宝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打开看看,看喜不喜欢啊!”

    赵亚芝带着好奇,打开了纸箱,结果里面居然还有一个木箱,打开木箱,发现里面居然放着一堆干草和一个石膏像。

    看着那石膏像,吴承则是直接无语的翻起了白眼,而赵亚芝则是脸颊飞起了两团红晕,似乎有些嗔怪地白了眼吴承。

    吴承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这个主意,真不是他出的啊!

    因为那石膏像,就是吴承的模样,而且是照着他的年龄与身高制作的。不得不说,洪锦宝他们也算是有心了,居然整出这个。

    而赵亚芝则是说喜欢不行,但说不喜欢更不行。

    最后,还是年龄大点的吴曜汉与冯粹凡看出了赵亚芝的尴尬,转移了话题道:“阿承,你送我们的寿星公什么礼物啊!”

    吴承笑道:“我的礼物早送了!”

    边说还边看着赵亚芝脖子上的那条银色项链,项链的吊坠隐藏在衣服里,但其实那是吴承亲手设计的两个正在亲亲的卡通小人,在两个卡通小人的背面,则是由两个名字的拼音组成的花纹。

    如果不注意看的话,绝对不会认为那些花纹是拼音名字。

    事实上,这是吴承拜托周大福定制的,并没有花什么钱,因为他给周大福设计了一款螺旋状的婚戒款式。

    “那不行,我们没看到,不作数!”

    晟龙与秦详林等人起哄起来,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赵亚芝也微笑地看着吴承,似乎想看看,吴承会再送她什么。

    事实上,昨天晚上,吴承便将这个礼物送给她了。

    而在他送给她那条项链,并给她说了那条项链的含义时,她羞都羞死了,要不是吴承死皮赖脸要她戴上,她是绝对不会戴的。

    看到大家起哄,吴承也只有苦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再送什么给她,难道给她一个吻?不被人笑死才怪!

    而让吴承没有想到的是,晟龙还真是这种想法,暗地里朝着吴承比着手势,然后呶着嘴,仿佛在说:就送给她一个吻呗!

    吴承摇头,可不想给他们取笑自己与赵亚芝的机会。

    转首四顾,发现角落里有一架钢琴,想了想,他的嘴角便微微扬起一丝,举步朝那架钢琴走去,笑道:“那我就给芝姐弹一首曲子吧!”

    结果赵亚芝却来了句:“要我没有听过的曲子!”

    在家里,吴承买了架钢琴,平时吴承没事就弹两下,许多都是不成曲调的。那是吴承在熟悉那些记忆中的曲子。

    赵亚芝在家里的时候,也经常听到吴承弹奏的曲子,许多都是她曾经没有听过的,她觉得那是吴承自创的。

    对于吴承的这种逆天天赋,她已经麻木了。

    吴承闻言,嘴角一抽,暗怪赵亚芝又给她出难题。不过想到,自己在家里随便乱弹的时候,赵亚芝还真没有全都知道的。

    于是点了点头,坐到钢琴座上,微笑道:“下面,我弹奏一首曲子送给我最亲爱的芝姐,祝她永远幸福,名字叫《梦中的婚礼》。”

    清脆的钢琴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悠扬的曲调,加上一丝伤感,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沉醉于其中。

    一曲奏毕,许多人依然还沉醉在其中,直到吴承起身,朝大家躬身的时候,才有着一丝稀疏的掌声,最后才是掌声雷动。只是没有人发现,赵亚芝悄然抹去眼角的湿润,看着吴承,一脸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