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感谢‘雨伞下的人’同学的打赏,谢谢!)

    晚上吃过饭,赵亚芝又拿出了个剧本给吴承,道:“台里准备让我担任女一号,你觉得怎么样?”

    吴承翻看了下剧本,并没有什么印象,从剧情上看,他也觉得没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便道:“随便你了,就当做是磨练演技了。不过有一点,我听说tvb那些导演都喜欢现场改戏,如果是出现什么亲热的镜头,你不许答应……”

    看到吴承那一副‘我很不爽’的小模样,赵亚芝不由轻笑道:“知道了,我的大作家!还有什么要求没有?你的眼光这么高,要不你来给芝姐写个剧本,怎么样?我想tvb高层,也是很乐意的。”

    “他们当然乐意啊!我现在的名气可不小!”吴承得意道:“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给tvb写剧本,肯定没多少钱,不过能捧你,我也无所谓了。但是现在,你的演技,还有我看中的那个男主角的演技都还不够。所以,我准备投资电影,剧本我正在写,你来当女主角……”

    “那男主角是谁?对了,你说你看中的那个男主角,又是谁?”

    “电影的男主角有好几个,到时还需要你帮我约他们,不过现在剧本还没写完,先等等。另外那个男主角,名叫周闰发,也是你们无线的艺员。这个剧本我已经想了好久了,回头再慢慢雕琢。”

    “你说的是阿发啊!”赵亚芝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

    “嗯?芝姐认识,也是,你们都是无线的人。”

    赵亚芝轻笑道:“才不是,这个阿发很特别,经能够在电梯口看到他的身影……”

    吴承闻言也不由莞尔,传闻周闰发从训练班毕业后,便经常出没在公司电梯门口,希望能够尽快得到公司高层的赏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不过也不能怪他,他的家庭条件并不好,想要早点出头,这是人之常情。而且从这也可以看出,他还是很有头脑的。

    “对,就是他!我也见过他,觉得他身材高大,也很帅气,适合我要塑造的那个角色。”吴承点了点头,笑道。

    “那要我等多久啊!”赵亚芝又问。

    吴承呲了下牙,道:“估计要两三年吧!不过芝姐放心,接下来我要写的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是你的。就怕到时你没档期!”

    “我现在与无线是部头约,他们也不会随便让我接戏的!”赵亚芝笑道:“就算是真的没档期,我也会让他们调整的,你的戏,我怎么可以不演。”

    顿了下,她又道:“对了,我爸爸妈妈他们想要请你吃饭,顺便感谢一下你让他们的女儿一夜成名,成功成为一名演员!大作家,什么时候有时间,赏个脸喽!”

    “芝姐,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你不知道吗?再这样说话,我可是要惩罚你了哦!”吴承虎着脸,一双黑眼珠滴溜溜地转着。

    “喂!你又想打什么坏主意?”

    “没有啊!我就是想认真看看芝姐嘛!”

    “有什么好看的!”赵亚芝被吴承那赤果果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伸手轻拂了下耳鬓的发梢,将头扭到一边。

    很快,她便感觉到吴承正在接近她,她以为吴承想捉弄她,本能的转过头来想看看他到底想干嘛,结果这一转首,两人的嘴唇却轻轻触碰在一起。这个结果,让两人都不由瞪大了双眼,愣在那里。

    直到吴承将舌头伸到她的嘴里,她才反应过来,而后红着脸,直接一把推开他,嗔道:“再搞怪,姐可要生气了哦!”

    结果吴承从沙发上滚下来,脑袋直接磕到茶几上,疼得他抱着脑袋一脸哭丧地看着赵亚芝,一副委屈的模样,让赵亚芝心疼不已。

    “承仔,快点让我看看……”

    听到‘咚’的一声,赵亚芝也吓了一跳,赶紧把吴承的脑袋抱过来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只是脑门红了一块后,才松了口气。

    “看你还敢做怪!”看到吴承没事,赵亚芝又嗔怪了起来。

    吴承一副小委屈的模样看着她,道:“芝姐,咱们能讲点道理吗?”

    赵亚芝眨了眨眼,末了一副很认真的神情道:“讲道理?难道你不知道,男人最蠢的就是跟女人讲道理吗?”

    “……”

    吴承一脸无语的表情,逗得赵亚芝‘咯咯’直笑。但其实吴承心里却早笑开花了,“原来芝姐已经把我当成男人了啊!”

    “疼!”吴承可怜兮兮地看着赵亚芝。

    赵亚芝嘴角扯了下,道:“好吧!姐姐给你揉揉!”

    然后吴承便顺势腻在她的身边,靠进她怀里,让她帮他揉揉。

    良久,吴承整个人都揉进她怀里了,两人似乎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去破坏这股温馨的气氛。

    直到时间过了十点,赵亚芝才扶起他道:“好了,不早了,该去休息了。”

    “芝姐,我想跟你睡!”

    “别瞎说!”

    “我想抱着你睡嘛!”

    “不可能!”

    “芝姐不喜欢我?”

    “没有不喜欢。乖,听话!”

    “既然你都把我当小孩,干嘛不让我跟你睡?”

    “你已经是大人了,再跟我睡,成什么话!”

    “那你还用哄小孩那套来对我!”

    “那你说有没有效果啊?”

    看到赵亚芝的神色微微冷了下来,吴承只好投降,嘟喃道:“好吧!很明显,效果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