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感谢‘叶正南’同学的打赏,谢谢!)

    赵亚芝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吴承的按摩下,直接睡过去,起来一看,发现自己居然睡在床上,不由暗忖:“难道是承仔……他有那么大的力气吗?如果不是承仔的话,又会是谁?”

    带着疑惑,赵亚芝揉着脑袋起身,就着梳装镜,整理了下自己的秀发衣着,然后走出房间。一出来,便闻到一阵菜香传来。

    厨房里正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赵亚芝不由疑惑,举步走向厨房。结果便看到一个蒙面小超人正在厨房里拿着锅铲挥舞着。看到吴承蒙着脸,戴着墨镜煎鱼的搞笑场景,赵亚芝不由噗哧一声,失笑开来。

    “小橙子,你这是在煎鱼呢!还是在打战啊!”

    “啊!芝姐,你醒了啊!先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等到鱼出锅后,吴承终于长舒了口气,末了笑道:“芝姐可别笑话我,我这不是怕被油溅到毁容嘛!来尝尝我的手艺,我会的也只会这几样,芝姐可别嫌弃哦!”

    “不嫌弃!你这么点大就会做饭,我还觉得不可思议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吴承笑道:“不用了,就差一个汤,我都炖了好久了,你先去洗把脸,一会就可以开饭了!”

    等吴承把汤端到桌上,回到厨房将身上的围裙拿下,洗了手。赵亚芝已经出来了,正站在厨房门口,疑惑道:“之前你是怎么把我弄到卧室去的?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

    “芝姐想知道?过来我告诉你。”吴承嘿嘿贼笑。

    赵亚芝白了他一眼,想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是以走了过去。

    结果吴承突然来到她的身边,一手抄过她的腋下,一手抄起她的腿弯,一个公主抱,直接就将她给横抱了起来。

    而且双手还稳稳当当的,没有任何发抖的迹象,但赵亚芝却是被吓了一跳,惊呼一声,双手顺势便抱住了吴承的脖颈。

    这个姿势,让赵亚芝一阵娇羞,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么抱过。特别是眼前这个……还不能算是男人,只能算小男孩。

    “快放我下来!”赵亚芝的脸上飞起两团红晕,娇嗔道。

    “别乱动,否则会摔倒的!”吴承笑道:“走,吃饭去!”

    来到饭桌前,轻轻将怀中还在娇羞中的大美人放下,吴承跑去给她盛饭,末了转移了话题,道:“芝姐,尝尝看!番茄炒蛋,这可是我最拿手的绝活了。不过我只会这几道菜,除了这个,就只有红烧肉跟排骨炖汤还能拿得出手……其他就马马虎虎了。”

    赵亚芝尝了几口菜后,便点头笑道:“嗯,很不错了!比我想象中要好许多呢!来,芝姐奖你一块红烧肉……”

    吴承也给她夹了块番茄,笑道:“芝姐也吃!”

    一大一小两人,享用着这不算浪漫,但很温馨的晚餐。

    餐后,两人简单收拾了下碗筷,便出门逛街买东西。

    香江后世被人称之为购物天堂,世界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如今虽然是七十年代中业,但是这里的繁华,也是世界有名的。

    而这其中,最大的购物区,除了岛内,就是岛外的九龙了。

    九龙的油尖旺区,包括旺角,官涌(现在的佐敦),尖沙嘴,都是非常热闹的地方,特别是在尖沙嘴还能欣赏到维多利亚港的美景。

    于是,两人便直接打道往尖沙嘴而去。

    繁华的街市,两边商厦林立,倪虹闪烁,人流交错如织,虽不能与后世相比,但此时也算是难得的盛景了。

    “怎么样?与内地不一样吧!”

    看到吴承那副愣神的表情,赵亚芝轻笑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笑道:“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来这里……不过,你得答应芝姐,不准学坏。这里虽好虽繁华,但是诱/惑也不少,你还年轻,若是抵不住这些诱/惑而迷失了自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哦!”

    看着赵亚芝那由微笑渐渐变得严肃认真的俏脸,吴承忽然展颜而笑,认真道:“芝姐你就放心吧!这点定力我还是有的。”

    顿了下,他又道:“对了,叔叔阿姨喜欢什么?还有哥哥姐姐她们呢?芝姐可别想着给我省钱,这是面子问题。要是因为省了点钱而没了面子,以后我在他们面前可就抬不起头来了!”

    赵亚芝伸指点了点吴承的额头,失笑道:“你这小不点,思想不要那么陈腐好不好?小小年纪就好面子,那长大了还得了?”

    “芝姐,难道你没听过‘人争一口气,佛竞一柱香’这句古老的名言吗?连佛主他老人家都没能跨过这道坎,我又算得了什么哦!”

    “歪理一堆!说不过你,走吧!”

    两人手拉手漫步在人潮汹涌的街头,从这个店逛到另一个店,吴承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心里带着淡淡的兴奋,仿佛回到当初自己追女孩子的时候,陪着她一起逛街,打闹一样。

    当然,跟着赵亚芝,打闹是肯定没有的,在外人面前,芝姐永远是那么的端庄,那么的典雅。不过斗斗嘴倒是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