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小说
第六十六章(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二章

宋笙一直觉得,方榭月这位大美人是个变态,就冲自家男人对她的奇怪态度,她就多少能猜到一些,可是她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变态的母亲。

“衍仲和他父亲长得很像,他的父亲不愿意和我们在一起,所以我把他变成了这样,可是原来很听话的衍仲也不愿意和他可怜的母亲在一起了,所以,你说我要不要把那个不乖的孩子也变成这样呢?”

方榭月声音轻柔,嘴边含笑,修长白皙的手温柔的抚摸着怀里一个人头骨。她是个漂亮的美人,特别是微笑的时候那双深深的眼睛,特别容易让人想到一汪不见底的深潭,屈衍仲唯一像她的地方就是那双眼睛。现在这双眼睛盯着她,却没有屈衍仲那种绵绵密密的爱恋与温柔,只有不可测的恶意。

宋笙将自己的目光从方榭月怀里那个人头骨上收回来,忽然笑笑说:“原来是你杀了衍仲的父亲。”

关于屈衍仲的父亲,宋笙在自家好闺蜜南楼那里听说过,毕竟也算是她婆婆的亲哥。据说是在外面找了个小三跑到了国外,一直没找到。没想到,竟然是被自己的老婆干掉了。

方榭月将人头骨在脸上贴了贴,喃喃如情人的爱语:“谁叫他要离开我们母子呢,我这么爱他,他怎么能离开我,为了那么一个小贱人……”

说着说着,她语气渐渐低了下去,原本温柔的神情也变得有些扭曲,她蓦地抬头去看浑身无力几乎摊在轮椅上的,却还是一脸镇定的宋笙。

站起来一步步走近宋笙,宋笙看着她的眼神,觉得背后寒毛都竖了起来,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危险。她很清楚,这位夫人对她的恶意可是毫不掩饰的,既然她连自己爱的男人都能下得去手,那她这个,在她看来抢走了她儿子的女人,当然也可以杀。

果然,方榭月一把扶起了宋笙的脸,在她脸上划了两下,语气森然:“衍仲那孩子不乖了,是不是因为你?一定是你,就和当年那个勾引了我丈夫的贱人一样。既然这样,那我就用当年那个方法,把你做成一桌子好菜。”

说到这里,她又高兴起来,有几分雀跃的说:“是啊,衍仲小时候最爱吃我做的菜了,他不久就能找过来了,那么聪明的一个孩子,一定很快就能找过来了,等他找过来,我就用他喜欢的人招待他,他一定会高兴的!时间不多了,看来我们现在就要开始了。”

宋笙面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心里猛然一冷。方榭月不知道给她吃了些什么,她现在浑身软的像一滩烂泥,一点力气都没有,勉强坐在轮椅上,别说逃跑了,就是起都起不了身,看她的意思,她现在还真的就成了砧板上的肉了,哦,说不定马上就要变成锅里的肉了。

宋笙看着自己被架上了餐桌,又眼睁睁看着方榭月拿出了一箱子的刀具,努力半天只动了动手指,饶是她心再大,现在也苦恼了。

事实上宋笙经历过这种生死危机,当警察之前的训练也不是白训的,还有那次差点被山石滑坡埋掉,她自认为心性已经被磨练的不错了,但现在依然看着那闪亮的刀子越来越近感到无比苦逼。

她在想,如果这位真的把她做成了一桌菜用来招待自家男人,那自家男人说不定会疯啊!想想他那时候可能出现的表情,宋笙就觉得自己狗带的也不安心。好不容易在那个奇奇怪怪的心理医生那里,挖出了自家男人那些心理创伤和疾病情况,默默的遵照医嘱和他好好过日子,眼看他都能走出阴影了。

功亏一篑的感觉,真特么操蛋。宋笙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衣服被解开,露出腹部,那里有一个愈合了不久的伤疤。方榭月伸手摸了摸,又用刀子比了比,看样子准备从那里下手。宋笙被摸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瞧见刀子越来越近,她忍不住开口想要引开方榭月的注意力。

“你说当年衍仲的爸爸在外面有人,所以你把他杀了?但我听说那个小三和私生子也一同消失了,也被你杀了吗?”宋笙其实已经猜到了那和屈衍仲老爸一同消失的两位是个什么下场了,但是现在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好话题,只能装傻问这个。再者,瞧方榭月的样子,估计这件事对她来说十分大快人心,恐怕也很想和别人分享。

方榭月停下了动作,笑了,“坏孩子,你想拖延时间。”

“不过没关系,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当然,为了不拖延我们做菜的时间,我一边做一边给你讲,我保证,会在你死掉之前讲完这个故事。”

宋笙啧了一声,说好的反派死于话多呢?哪有这么务实的反派!

“那时候,那个小贱人大概比你还要小上一岁呢,我也是从这里开始肢解她的。她当时也没有失去意识,我连麻醉都没给她打,就为了让她活着看着自己死。”

随着方榭月轻柔的讲解,宋笙感觉肚子上一阵尖锐的疼痛,眼睛往下一瞥,就见自己肚子上开了道口子,正在淙淙的冒血。

一晃神的时间,方榭月讲起了那个私生子。“小贱人的肉太老,那孩子的肉倒是挺嫩,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呢。噢对了,我丈夫还觉得味道挺不错的,毕竟那时候还没和我撕破脸,不过当他知道那是用他疼爱的私生子做的,当时脸就白了呢。”大概是觉得很好笑,方榭月开心的笑了两声。

宋笙觉得有点想吐,却被突然从外面传来的响动给吸引了注意力。外面的大门似乎被重重推开了,随即就是一串的匆忙而沉重的脚步声。

宋笙吃力的将眼睛瞟向门口,方榭月叹了一口气,无限遗憾的说:“看来我动作太慢,没法给衍仲一个惊喜了。”将手上沾血的刀拿起来,贴在宋笙的脖子上,再一抬眼,刚好和冲进来的屈衍仲对上。

屈衍仲赶来的很匆忙,额上的汗都沾湿了头发,他喘了一口气对着笑吟吟的方榭月,眼睛看着方榭月面前躺着的宋笙,看着她腹部那道还在冒血的口子和架在颈间的刀,眼里好像晕着巨大的风暴。

他匆匆赶回家,却发现宋笙并没有回到家,四处都联系不到她,联系了Bishop却被告知他派去保护宋笙的助理已经是舅舅方睢阳的人,顿时心中充满了惶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方睢阳是个什么样的疯子,他就算选择了死也一定会留有后手,他不会放过背叛他的人,他最想做的恐怕就是让他痛苦悔恨追之不及。

“放开她,外面的人已经被我的人制服了,方榭月,如果你还想活着,我劝你放手。”

方榭月却看着他满眼的慈爱骄傲,“衍仲,你杀了你舅舅?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不愧是我们方家的种。”

“放开宋笙。”屈衍仲没想和她多说,冷厉喝道,眼里的焦急十分清晰。

方榭月一愣,仔细打量他一会儿沉下了脸,“你变了,变得不再优秀了,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就露出这种表情!看来我不得不替你解决了她。”方榭月说变脸就变脸,一点准备机会都没给人留,手中用力,就要将宋笙的脖子割断。

电石火光之间,原本毫无力气只能任人宰割的宋笙突然间伸手一挡,带出一串血珠,然后整个人瞬间滚下了桌子,而同时屈衍仲快步冲了上来,用手中的藏着的手术刀挥向方榭月的脖子。

飞溅的血液喷洒出来,温热腥气的洒了屈衍仲一身,甚至脸上也溅了不少。方榭月愕然的看着他木然的表情,手中的刀哐当摔落在地,随即她整个人也往后倾倒,重重砸在地板上。脖子里不断冒出的红色很快积起了一片血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