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终于,也不知道向刚与刘香梨谈的怎么样,反正是向刚铁青着脸上了车一句话不说就走了,而刘香梨的脸色也不好,于是尴尬的丁长生夹在中间怎么都不好受。

    “那个,刘主任,我晚上住哪里?”这里离临山镇光山路就得七八十里地,目前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回去的。

    “哦,刘三,刘三,过来,安排这个,哎,你贵姓?”刘香梨居然忘了这位新上任的管区主任的大名。

    “免贵姓丁,丁长生”。

    “主任,你叫我?”

    “哦,这是新来的丁主任,收拾一下管区,安排丁主任住下,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刘香梨说完也就不管丁长生了,直接该干啥干啥去。

    这个是丁长生差不多大到卖梨的门路,看急上火,我带您去办公室”。

    “没事,刘三,咱村今年一共收了多少梨?”

    “具体也没有个准数,大概有一百多万斤吧,好多开始烂了,所以刘主任急的和什么似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知道今年改良后一下子收这么多呢”。

    “你家里有多少?”

    “我家里不是很多,大概也就一万斤,也不全是梨,我家里还种了苹果,也不好卖,没办法,咱这里交通不是很方便,运不出去”。

    “嗯,我知道了,你先带我去办公室吧,我先打个电话”。

    管区的办公地点和村委会在一个院子里,是一处石头房子,解放前是一个地主的大院,到现在也有些年头了,不过这样的房子都是冬暖夏凉,进了屋子,就感觉暖洋洋的,经过改造,窗户加大了,增强了采光性,桌子也是八成新的,一个大圈椅,上面浦着一个棉垫子,看上去还很精致,可能是上一任主任留下的,桌子上放着一部电话,这是和外界联系的工具了,虽然有手机,但是信号没有座机稳定。

    “丁主任,你先坐下歇会,我去给您收抬住的地方”。刘三虽然是个小伙子,但却是村里的治保主任,负责村里的治安。

    等刘三出去了,丁长生拨通了杨凤栖的电话。

    “喂,你好,哪位?”丁长生听得出来,杨凤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阳光起来,离她万里,都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我是丁长生,打扰了”。

    “是你,这是哪里的电话?我记得你单位不是这个号码”。杨凤栖很惊喜,自从那天打了那个电话后,丁长生再无消息,杨凤栖不知道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根本不敢给丁长生打过去。

    “这是我的办公室电话,我换了单位,不再做警察了,现在在一个山沟沟里当一个首区主任”。

    “是不是因为我?”杨凤栖呼吸有点急促,丁长生听得出来,那里面包含了担心,这使得他心里稍微好受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