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如果你说的不算数,我该去找谁算账呢?”丁长生看着对面坐着的贺乐蕊,问道。

    “你找我算账就好了,再说了,现在是我在和你谈,又不是和别人谈,你不找我找谁?”贺乐蕊问道。

    “那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人还在路上,刚刚带回来,还没到合山”。丁长生说道。

    贺乐蕊皱眉问道:“几个人?”

    “四个人知道这件事,也是这四个人去抓的人,再加上原来曹永汉的一个司机,算是五个人知道这事”。丁长生说道。

    “嗯,那好,这样吧,因为现在曹永汉的身份特殊,要是坐飞机或者是动车的话,都要操作一番,很麻烦,你让这几个人开车把人给我送到北京去,当然,这运费也不会少了他们的”。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没多想,点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

    “宇文灵芝家的案子已经开始再审了,这一次是彻底的翻案,因为这个案子,好几个当年的法官都被牵连了,所以,这一次我们是很有诚意的,你也明白我的意思吧,至于磐石投资那三百亿,也在操作中了,地方政府会在三年内还清,第一年可以先给壹佰亿,曹永汉到了之后就会给磐石投资打过去”。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不怕你们不信守信用,无所谓,反正我还在国内,我们打交道的时间多着呢”。

    丁长生当然不是吃素的,所以,对于贺乐蕊的这些条件,他相信只要是那位谭璋柄答应了,势必会有结果。

    “你放心吧,我会一直跟着这件事,直到处理完了,对了,梁可意到合山了,你们见面了吗?”贺乐蕊问道。

    “刚刚给我发信息了,约了晚上一起吃饭”。丁长生说道。

    “嗯,你现在也离婚了,这是你的好机会,一定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梁文祥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定我将来还要巴结你呢,你到时候不会忘了我吧?”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笑笑,问道:“你和那个谭璋柄是怎么回事,能透露一点吗?”

    贺乐蕊笑了笑,说道:“好奇害死猫,你还真是好奇心严重啊,这么着吧,你和梁可意新婚之夜要是请我去观摩的话,我到时候就会告诉你我和那个老家伙是怎么回事”。

    丁长生接过来话茬,说道:“你不是和梁可意很熟吗,这事你和她去说就好了,我无所谓,多个人少个人的没啥概念”。

    贺乐蕊是绝不会相信眼前的曹永汉是在刚刚被抓到的样子,形容憔悴,一点精神都没有,这完全不像是自己前几天见到的那个曹永汉,但是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跟我去北京吧,前提是你还能遥控赤商集团,能吗?”贺乐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