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灵韵怔了下,“是很重要的事吗?”

    严慕寒点了点头。

    “等我吃完再去找你吧。”周灵韵实在有些饿,只想尽快吃饭。

    严慕寒深眼看了她一眼,就往自己的车厢走去。

    待严慕寒走后,周灵韵就把饭菜分了一些个江少杰,江少杰摇了摇头,“我不能吃。”

    “可我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而且我也不太喜欢吃油腻的,这个肉,我实在吃不了多少。”周灵韵出院2个多月,主要还是以清淡为主,口味清淡。

    见她这么关照自己,江少杰也没拒绝,吃了好些饭菜。

    周灵韵胃口不大,吃了一半的盒饭就饱了。

    吃饱喝足以后,心情也好了不少。

    接着,她就去卧铺车厢里找严慕寒。

    让她意外的是,原来他的卧铺并没有跟白雨霏在一起。

    他的铺位刚好在下铺,上铺则睡了人。

    此时,高大的男人正坐在下铺,整个人多了几分迷离和懒散。

    “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周灵韵看着他问道。

    严慕寒拍了拍自己下铺的床位,低沉的声音如大提琴一般动听,“过来。”

    看向她的眸光多了几分晦暗不明,又像潜伏在深处的春蛇。

    莫名的,周灵韵被他盯得心里微微一颤,或多或少有点心虚,身体僵在那里没有行动。

    “过来。”严慕寒再一次出声。

    周灵韵看了一下对面铺睡着的旅客,这里毕竟是公共场所,没什么好怕的。

    深呼一口气,走在下铺上。

    下铺的床往下沉了沉,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环绕在周围,让她浑身上下有些僵硬。

    “你有事就说吧,我听着。”周灵韵的声音柔柔的,像猫爪一般搔了搔男人的心,痒痒的。

    “你还记得我中午说过的话吗?”严慕寒面容有些冷,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周灵韵想了想,就是让她不要麻烦别人。

    “知道,我下午就看书,聊聊学习的事。”周灵韵十分“坦白”地说道。

    自动忽略掉她跟江少杰的计划。

    她越是这样光明磊落,严慕寒就越发的烦闷。

    那种想要把她占为己有的心,就越强烈。

    周围有一股无形的冷空气笼罩着,让周灵韵差点要打了个寒颤。

    难道她知道自己的计划?

    可她跟江少杰讲得也儿很隐秘吧,有些事还是纸上沟通,他应该听不见吧。

    “冷吗?”严慕寒没有看她,而是目光直视前方。

    “还好。”周灵韵深呼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点。

    严慕寒侧目看着她,她看起来虽然很镇定,但还是从她湿漉漉的眼眸中看到一丝惊怕。

    他是个军人,具有一定的侦查能力,所以他对于一些事的直觉会比普通人强一些。

    跟江少杰坐一起就有说有笑,怎么到他这里,就拘束得要紧。

    明明也算表明心意了,可严慕寒觉得自己好像触不到她的心。

    想想他们之间的交谈,少了点什么。

    也许是交心吧。

    所以他看到这个女人可以跟江少杰侃侃而谈时,不妒忌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