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就在越容因规划好一切,开始收拾包袱起来时,门外突然响起了猛烈的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一个丫头片子。

    "驿站给娘娘准备新鲜的菜品,还望娘娘能喜欢。"

    知道的是屋里有贵人,需要把食物优先权交给贵人,小丫头连忙又送了新鲜的时蔬和汤种过来。

    勉强吃饱后,越容因连忙把绳子捆到了自己的身上和福娘的身上,趁着天色还黑时连忙自己抱着腓腓慢慢的顺着墙沿往下溜去。

    好在滑到一楼的时候时,可以借助踩一下一楼窗户的外力,甚至可以慢慢的滑下去,且没有中间异常的顺利甚至没有跌到到下面的时。

    到达地面后,越容因连忙把绳子解开了,然后扶住福娘笑着上去,所以她在这个床下垫了一些床褥防止摩擦时发出声音害了自己。

    随即福娘竟然惊讶的发现,自己有时的嗓子竟然意外断裂,好在他摔在的泥土堆上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腰有些酸痛。

    后院的森林处十分茂密但高度矮,桃林处并没有人看守,两人连忙抱着腓腓搀扶着互相离去。

    到了桃林处,四下无人。穿过桃林穿过驿站的桃林外不是想象中的一条大道街市,而再往南还算是就近到了城镇。m.

    即便已经是凌晨三刻,莫说城镇中有无人路过,即便是城镇的室内外是也没人忍让啊。

    如果茫然的在这个官道上行走,很快就会被人发现是陌路人,被宰后还是轻松的一个结局。

    越容因也只能带着她们一起冒险的潜入到乡镇当中,乡镇中炊烟升起,显然有人在夜里还在生活煮饭。

    他们几人顺着袅袅炊烟的方向,总算找到了一家老妇人还有一个年幼的孩子。老妇人一见来人是两个女子还抱着一个孩子,脸上的警惕之心慢慢落了下来,温和开口:""你们进屋吧。"

    越容因刚要开口,老妇人继续问道:"你们是哪里人?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这里就住了我和孙女两口,不用太板正。"

    越容因从经过驿站,到后头一路的奔波,再到后来马车停靠,驿站乘凉休息,逃走来到这里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详尽了。。

    说实在话,越容因她此刻也不知此处到底是处于哪里,只是大约知道在闽州和京州中间的交界地段。

    她说的太模糊的,只是讲了自己的经历,生怕说着会不会是只要钱的流浪饭,她们绑来的同伴,也不知为什么,具体到了哪里,连夜讨出不过是为了讨口饭吃。"

    老太太一听女子没有吃饭,怀里还抱着孩子,两个人瞧起来可怜兮兮的,就想起了自己去世的大儿子和大孙子。

    心里的怜惜之情油然而生,于是老妇人真的心疼眼前的人。

    越容因感激的看了看老太太,随即又看向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小姑娘,真诚的咨询的小姑娘:"小姑娘,你自己做饭自己吃火锅吗?家中到底有几口人啊。"

    小女孩儿生的十分清秀,眉眼之间如同山水画一样晕染。格外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