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破烂的庙宇中,周承之如同待宰的野猪,被束缚了双手捆在树上。

    他惊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丐帮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从皇宫里把他俘虏,然后带到这个荒破的地方。

    他们把自己捆了起来,偏偏还不杀了他,而是要折磨他到死一般,令人发指。

    眼前的人是丐帮首领在解散前安排的小小喽啰,每日什么也不需要做,只需要盯着周承之就好。

    要求就是不准他逃跑,可偏偏喂给他吃的东西还都是些猪食、和一些惨不忍睹的食物,这样折辱他,还不如直接动手杀了他。

    周承之终于受不了眼前的一切,崩溃的开始哭喊起来:"你们到底要怎么折磨朕才能结束?要么杀了我,要么刮,随便都行,但不要这样折辱!不然等皇宫里的人找来,朕一定会将你们碎尸万段。"

    他是天子,也是天下至尊,皇宫的侍卫一定会前来寻他,到时候必定将眼前的这人,以及无数丐帮的人碎尸万段。

    在周承之的认定里,只有他自己才配做天子。

    他是先帝的嫡长子,也是天下至尊,不可能会被放弃的。

    谁料小喽啰听了后却冷冷一笑,剃掉了牙中塞着的肉之后,睨了他一眼,像看着一堆垃圾一般,赫然开口:"你当真以为自己还是天子呢?该醒醒了,外面早就变天了。谁人不知新帝登基,你这个皇帝只怕是最短命的一个。"

    "你在说什么胡话?朕是天子,难道你说的是大皇子,朕的皇兄被推上了皇位?"

    周承之被吓坏了,连忙反问他,一连串的炮轰让小喽啰眉头紧锁,随即讽刺一笑:"我怎么知道是谁登上了皇位,总之肯定不是你。如今新帝登基,你这曾经的天子回去分明言不正行不顺,谁会再来找你呢?醒醒吧。"

    此话一出,周承之停止了吵闹,脸色颓败的蹲到了地上,开始抱头痛哭。

    他如今还不过是个孩子,面对此种状况自然是手足无措的。

    过了会儿,小喽啰见他哭完连忙打断他:"行了,哪怕大哥让我在这儿守着你,也不是听你哭的,老老实实吃完,明天就放了你。"

    陷入绝望中的周承之听到此话,黑暗的心里突然又升起了一朵希望的火苗。

    他喜极而泣:"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过了这段时间,就放我离开吗?"

    他还幻想着自己可以重新回到皇宫,看看到底是谁抢了他的龙位,只要他一回去想来环卫还是他的

    小喽啰神秘一笑对着他点头:"是的等过了今夜之后呢,我就会给你松绳解绑。"

    此话一出,周承之停止了挣扎,然后开始乖乖吃起了眼前可以说是极度难吃的食物。

    等过了今晚一切都可以结束了,他就可以重新做回天之骄子了,想着这一切,他安然的陷入了睡眠,浑然不知自己被蒙上了口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麻绳已经解开了,小喽啰也不见了踪影。

    他兴奋的就要站起来,可突然发现自己的脚步使不上力气,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自己的腿竟然变成了软塌塌的一团,浑身好像都没了力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来人呀,来人救救我!"眼前的荒谬的一切让他几乎崩溃。

    周边没有任何人,荒庙更是人迹罕至,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腿部会突然失去力气,即便掐了也没有任何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