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陈王注意到身侧王妃的眼神,淡漠的收回了视线,可手中的盘珠却不停转动着。

    殿内又陷入静默中,太皇太后喝完了苦涩的药汁,把梅子含在口中,可心里头的苦却消散不去。

    凝视着越妃的肚子,她微微浑浊的眸子里透露着伤感之意。

    若是伯岐活着,将来也会有妻有子。

    想到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自己的亲皇孙,她只觉得又恨又纠结,福王这孩子,跋扈凉薄,终究不是个善茬,没想到,竟阴差阳错害得伯岐葬送在了北州那片荒凉之地。

    最终,她呼唤着越容因走上前来,摸了摸她的腹部:"你是个有福气的,比伯岐有福气,生个好小子,哀家也好好疼疼这孩子。"

    得到了太皇太后这一句话,越容因如获至宝,勉强压住激动之意,福身行了个礼。

    你来我往交谈片刻,很快天幕落下,陈王携着陈王妃就要出宫回府。筆趣庫

    见自己的臂膀被王妃死死拽着,陈王皱眉怒斥她:"松开。"

    他一向性子淡漠,养的王妃脾气愈发刁钻任性,在宫里也这样不知检点。

    "不,妾身为何要松。"陈王妃虽然年纪不小,可眉眼间还是带了少女的傲纯姿态,固执的抓着不放,却被男子突然加快的步伐弄的踉跄不已。

    这一幕正好被出来的越容因看到,有些尴尬,她转身就想忽视眼前场景,轻轻离开,谁料却被陈王一把喊住:"参加越妃娘娘。"

    男子嗓音极大,穿透玉石的力量激朗有力,越容因不得不回头,笑的有些勉强:"陈王殿下要带王妃回府,一路注意安全才是。"

    话里话外,她只希望赶紧摆脱。

    陈王看着她,眉眼带了点诡异的温柔:"娘娘也该招呼好身体,您怀的是龙子,自然不需惧怕任何事,龙子得上苍庇佑,福泽无量。"

    见他似乎瞧出了自己的顾虑,越容因连面上的笑意也维持不住了,好在就在霎时间,陈王妃突然暴起,一把拉起陈王,拽着他离去:"妾身和王爷就不打扰娘娘早日回宫休息了,妾身告退。"

    回到宫中,见殿内气压似乎阴云密布,连侍卫都紧紧低着头不敢多说,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刚回来的女子一脸茫然。

    屏退了众人,如意才害怕的锤了锤胸口,附耳悄悄道:"娘娘,奴婢听说不知福王府邸送了什么折子进宫,皇上看了后当场吐血,怒发冲冠,随即起身更衣便去了宫外的福王府邸去了,至今还未回来。"

    "北方旱灾之事还未处理完,皇上怎么会在意废掉的福王?"

    越容因不由脱口而出,可问了也白问,众人谁也不知道当时的场景。

    "奴婢也不懂,可皇上发了好大的火,今夜皇上还说陪您用膳,奴婢们战战兢兢的等着。连口水也不敢喝。"

    如意难得松了口气,耷拉下肩膀,有些担忧:"奴婢怕——皇上迁怒于娘娘。"

    "无妨,本宫有分寸。"

    越容因看着满桌菜肴,却怎么也想不通福王在信中到底写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