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李郑脑子一向好用,算是宫中最工于心计的奴才,他隐约察觉出了越妃似乎有不对劲的地方,却又不知指向何处。

    裴太傅虽是臣子,也是皇亲,天子表兄,太皇太后亲外孙,先帝爷也曾关照有加,倒也没养歪了,可性子却古板倔强,也不看看是同谁争论,脸色青白成那副模样还同皇上争辩,把自己活生生气吐血了。

    话说回来,到底还是皇上难办。如今这个形势,总不能把昏迷的裴太傅拽起来再处置一番。

    皇上生病,急坏的可是底下的太监。

    不再思索其他,李郑更加焦灼,两个小短眉拧成了滑稽的囧字,哀求道:"娘娘,您先莫管其他人了,现在只有您能劝皇上,柳贵妃来了也不管用,都不见。奴才提了您,皇上才有点反应。"

    拂尘随着他的动作来回晃动,越容因凝视着拂尘,刺痒的毛,恰如春意浓浓的那夜,男子低下的下颌,优越分明,却带了微不可见的青涩短须。

    亲吻交合时,炙热的唇落在她的眼上,连带着下颌处的短须落在细腻娇嫩的肌肤上留下刺痛痒麻的感觉。

    如今这麻与痛,穿梭时空,重重的烙印在了心底。

    到底,她终究还是沦陷了。

    "本宫现在就去看看皇上。"听到越妃的回答,李郑立马福身退却。

    越容因更衣后,便匆匆的前往勤政殿处,殿外宫人静若寒蝉,吓得不敢多言,柳贵妃站在殿外,有些气急败坏的开口:"本宫进去瞧瞧皇上也不行,还是你们这些奴才能照顾好皇上?"

    她说完,把身侧的大皇子往前推了一把:"本宫不进去也罢,皇上此刻必然愿意见孩子,你们这些奴才,总不能贸然把皇长子拒之门外。"

    可过了片刻,赶回来的李郑连忙拦住犹豫后就要开门的小太监,站在柳贵妃的跟前,面带苦笑:"娘娘稍安勿躁,皇上病中说了不见您,大皇子也请一块回吧,省的

    www.惹皇上生气。"

    "你——"李郑是皇上身边的人,柳贵妃也不敢怼,可看了眼不远处的小轿,一眼看到了福娘,冷笑:"皇上不见本宫,难道愿意见她?"

    李郑沉默不语,答案不言而喻。

    见此情形,柳贵妃气的不轻,拉起大皇子的手便愤愤离去,与小轿擦肩而过时难免怼了几句,越容因没心情搭理她,任由她说完解气离开。

    周元鹤果然气的不轻,一躺下轻微高起的颧骨让整个温和的脸平添了几分戾气,可看到她一来,又刻意笑的清雅,交杂起来反而显得有些怪异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