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温玉痕皮笑肉不笑的拧着眉,看着有些变幻莫测的庶女和貌美年轻的姨娘,她只觉得头疾又发作了。

    今日这风,忒煞人了些。

    她想再说什么,要挟住庶女,像往常那样让她温顺听从,可想起为了查验女儿被毒害的真相,又怕太子受牵连,终究还是三缄其口,没再说狠话。

    越贞姿知道自己被下了绝育的药物,只怕癫狂起来牵连太子。两人蛇鼠一窝,她只恨不得把两人扼死在贱人的腹中,省的如今如此气她。

    喝了口汪嬷嬷递来的茶,却怎么也压不住心头的火气,温玉痕唇边辗转着想让面前之人滚蛋的话,可皇上下旨安排的省亲,她若是违抗,又被说皇后母族恃宠而骄。

    本属于女儿的荣宠,倒全给了她一个贱胚子玩意儿了。

    "让下人安排下住处,娘娘早些休息吧。"

    实在是没了法子,温玉痕也懒得在此刻同她多斗,府中本来清净安宁,两个庶女的小娘早就没了,嫡长子不愿娶妻,可不空荡荡的,就她一个女主人。

    可采买丫鬟,汪嬷嬷手下的采买嬷嬷偏偏一抖搂选进了几个貌美的丫头,细细问起来竟然是识文懂字的宫女出宫,想来奇怪,宫女一般早在出宫前,家里就提前安排了嫁人,毕竟出宫时二十五岁芳龄,也算是老姑娘了,如何非要来越府聘选侍女。

    可查了身世,又都是清白的人家。

    一下子多了这些如花的面容,越长山下朝处理完政事,从太史寮回来时笑容也多了许多。

    她没料到,几个三等侍女竟然如此大胆,即便她特意安排了貌美的留在自己跟前伺候,却还是暗地里趁着她出门拜寺,让越长山和其中两个尤为仙姿玉貌的厮混在了一起。

    一个阿柳,一个阿霜,两个丫鬟名字也是合配的异常,青柳冬霜。宠幸后越长山非要纳了妾室后,两人争吵几番,她最终怕彻底失去夫君的心,只好勉强同意。

    可谁料到,柳姨娘未把她赐予的避子汤彻底饮下去,意外有喜,越长山更是当个宝贝一样供了起来,连带着非要纳做侧室,觉得小小的姨娘之位委屈了阿柳,当真是可笑至极。

    她现在的主要心思,不是继续打压两个进宫的庶女身上,以防激怒了两人联手对付太子,主要是先除掉眼前碍人的眼中钉。

    凭什么,所有人都能怀上哥儿,她的嫡姐、两个庶女的姨娘,还有如今的柳姨娘,偏偏就是她自己怀不上!

    越容因听明白了她口中的驱赶之意,福了福身,就要随了汪嬷嬷离去,今日出了口恶气,有把柄在手迁走了小娘坟墓,其他人也不能再说些什么了。

    刚才振奋过后,如今疲惫如烟雾袭来,笼罩全身,初次承宠的身子终究是经不住折腾,越容因刚让福娘搀扶着,准备回曾经的小院浅住些时日,谁料刚出了安存堂,就见一道气势汹汹的身影朝自己直奔而来,带了凌厉的风吹动了周边浮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