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阮卿,你可知,你面对的是镇国公主,而不是寒门仆妇。"

    "镇国公主"的封号,并非受宠才有,而是嫡出公主,为人至纯至善,受百姓敬仰,出嫁公主府后才有的称号。

    周元鹤说出"镇国"两字,摆明了告诫阮青微,他犯了天大的忌讳。

    他快速的摩挲着珠串,看的李郑胆战心惊,连带着想开口劝些什么也是不敢。

    剑拔弩张,气氛一至到了冰点。

    长宁看了台下绿袍素简的青年,只觉得一时有些可怜,软了嗓音缓解气氛:"皇兄,倒也无事。可能他觉得...这算是独辟蹊径,不落俗套。"

    她也只当——这是孩童玩闹时用的木远镜。

    "微臣并非贸然呈上,还请公主一看。"阮青微拿起木筒,得体的离了两指远的距离呈上去。

    长宁半信半疑的举起木筒,偷偷的把眼睛凑了上去,结果众目睽睽之下,只听了长宁公主一声惊呼。

    "这!是何物?"

    见长宁吃惊,阮青微也不慌不忙,而是薄唇轻启,如夏竹蔺玉缓缓回荡开来:"此为万花镜,木筒两侧是可透视的西洋琉璃,而其中放置的则是不规则形状的多色玉石片,因而晃动时会出现不同的色泽。"

    众人瞬间缄默不言,面面相觑。这是何物?

    不知这寒门状元脑子里装了什么东西,竟然是一等一的古怪,偏偏公主殿下还欢喜的不得了。www.

    当真是罕见。

    不过突然,三皇子来了兴致,小人儿自顾自的脱了袖套,极力想挣脱乳母的怀抱,走向长宁,奶声奶气的嗓音响起:"看,姑姑,我想看。"

    长宁连忙抱起他,把这木筒镜放到了周行之的眸子前,小人儿屏息凝神,连带着端坐在台下,装出金贵模样的太子也坐不住了,咳嗽了几声,看向周元鹤,眸里也带了渴求之意。

    见太子也兴致勃勃,周元鹤忍俊不禁,连带着郁气也散了些。他挥了挥手,李郑连忙让人呈了木筒镜上来。

    他长指一握,凑了上去细看。只见朦胧可见的景致外,光色瑰丽,如梦如幻,还有琉璃宝石般的碎片闪烁其中。

    周元鹤赞叹点头:"阮爱卿所赠之礼,果然是珍奇异常,不错,不错。"

    越容因趁着众人目光集中在了这木筒镜身上时,默默的垂了眸子,感慨万分。这木筒镜,原来是阮青微送她的,如今倒成了献媚的好物。

    世易时移,终究是不同了。

    低若蚊呐的声音自旁边传来:"妹妹怎么了?"纯妃似乎瞧出了她心不在焉,黑玉似的瞳仁里满是关切。

    "让娘娘担忧了,不过是近些日子天凉了些,胃口也不好,一阵反酸了上来,竟然"闷的难受。"她随口找了个理由,谁料纯妃突然捂唇,瞳白更加分明:"妹妹不会是有喜了吧?"

    此话一出,瞬间安静。

    周元鹤放了木筒镜,把目光投射到了那道瑰丽的身影处,音色激动:"因娘,你——"

    见纯妃和皇上竟然都误解了自己,越容因一阵心累,启唇解释:"皇上,臣妾前些日子刚看了太医,并非有喜,而是饮食不当。"筆趣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