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越容因静静的凝视着两人,任暖风吹动了步摇,发出琳琅佩环的敲击声,才回神。

    裴宴礼丝毫没有侧眸,静静的替长宁举着纸鸢的轮线,看着湛蓝苍穹下栩栩如生的"凤凰",长宁惊喜的拍掌欢呼。

    越容因眸色一暗,不为伤心,而是觉得可惜。难得这样品行还算正直的天之骄子,又可自由出入宫中,算是她能选择的最佳人选了。

    最重要的是,那日华清池落水时,她明显感觉他对自己有情意。

    难道只是感激自己救了孝节公主?

    见来人未走,长宁蹙了眉,有些烦躁:"贵姬可还有事?"

    话里话外,催促着她离开。

    越容因轻笑,看向两人,眉若翠羽般舒展开来,促狭道:"本宫还在想,宫中这风里怎么还带了桃花香呢,奇了怪了,原来是见了对有情人。"

    听了"有情人"三字,长宁羞红了脸,连忙推搡她:"贵姬惯会取笑人,前些日子路过福宁宫,本公主可听了宫仆打趣,说皇上留宿福宁殿,日夜不休呢。"

    "呀,我逾矩了。"突然想到自己仍是闺阁少女,长宁连忙捂了唇闭嘴,越容因的笑意也淡了下来。

    长宁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裴表兄,只求他没听到自己说了什么,谁料裴宴礼的脸色犹如佩玉那样铁青,浑身散发着冷意。

    "微臣突然想到有事,就不陪公主了。"

    裴宴礼把纸鸢塞到长宁手中,步子极快,袍子摆动间发出了急促的呼啸声,略过某个身影时也未曾停留。

    长宁有些失望,瞥了眼越容因:"这下好了,表兄生气了。贵姬也回吧,本公主累了。"m.

    她随意撇了纸鸢到石凳上,任由宫女伺候着回寝殿了。

    越容因也转身离去,只是唇角的弧度却愈发鲜明。

    若她刚才没听错,裴宴礼临行前的冷哼。

    带了些气急败坏的意味。

    ......

    上京内外皆知,皇帝的胞妹,大历最尊贵的长宁公主即将及笄。

    公主府坐落在皇城根儿处最宽敞的街道,巍峨宏伟,西进西出,屋子多有有数百间,飞屋幔地,亭台楼阁,无一有缺。

    珍稀花卉、西洋物件,还有建造府的无价之宝琉璃展品,皇上也赐给了同母的妹妹,当真是疼爱与怜惜。

    为公主积德,镇抚司特意步膳施粥长达数十里路,贫苦百姓感恩戴德,连连欢呼雀跃。

    宫里准备公主婚宴正如火如荼,越容因却难得清闲,皇上特意把宫宴全权交给了郑嫔和陈昭容共同操办,毕竟两个都是膝下有公主的妃嫔,自然有经验些。筆趣庫

    怕皇上再度来宫里,自己还要再冒险用药,以免钢丝走道过于冒险,她忽而灵光一闪,想到了阿勒明珠的请求。

    "贵姬娘娘,这样装扮真的好吗?"

    阿勒明珠站在抱厦里,双角娇露,有些许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