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月送一下前往清凉台时很惊奇的发现来往的工人看着他的神色都莫名的异常他心里生起了点儿警惕之情然后前往清凉台之际顺带观察起了四周人的眼神看着他的眼色好像并非是嫌弃而是探究的深色

    我也有些不明所以他不过还是加快了脚步前往了清凉台来到前阳台的时候孝杰公主正坐在高堂之上怀里还抱着阿欣月容易一看到女儿也在眼里带了点儿柔和的效益随机行李到臣妾参见太后娘娘

    小杰公主随即并退了工人然后让他起身然后越容易看着他不明白为何要私自留下他随起安静的等待着消极公主开口

    公主见她神色坦荡心里不由的冷笑出声此女子还真的会装模作样若非她不知道真相也估计要被女子淡定的什么样给欺骗到以为他当真如表面上的这样纯真无害啊一看到月容易这样的神情这边气的不打一出来

    黄店那边儿到底不好交代因此孝杰公主并未想着此一番询问之后直接给他定罪这样的话也湿了皇家的体面而是淡淡的问起他从前之时

    容易一时不明白孝杰高主心里打了什么破只好说道也太好了臣妾从前是侄女参与了小简选入宫里来家中有一个兄长一个弟弟而父母亲都是下周本地人是嗯宫之后奴婢一直在攻女所呃做公务日常生活也起居也都在工具所之中并无前往过其他地具体事项就这么多了呃臣妾自知身份卑微如今能分为废品之位已经是千万血

    我不知道孝杰公主可能拿什么药来呃训斥他因此他只好提前先把自己说明白了自己的卑微之处只出小姐公主能消消气

    刘小姐公主听了她的话并没有消气反而更加笃定了心里的念头果然此女一直生活在宫里所因此宫女所的毛自然是了解他为人的连妈都直言自语而为人不肯那边真实作证了他日常生活中的品行不端这样的以来即便是生育了黄四岂能由她抚养

    是皇帝的阻碍到底还存留在这儿因此太皇太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嗯只能先让他回去然后呃前面约说觉得他宫里的宫女伺候的不周到又连忙安排了几个宫女一起回去逐渐伺候他越容易知道这姑娘哪里是伺候他的分明是太后孝姐公主拿来安监督他的可是他也不能拒绝之后窝囊的收下了

    不聊这群宫女带回去就供着便可日常做些简单的打扫工作让姑娘看着绝不允许进入内殿伺候即可

    这样一来呢就保全了小姐公主的面子说起来孝敬公主安排的宫女日常做的都是些轻而易举的活不会刻意苛待他们而来呢也能说清楚啊他真的用了这群攻略说明也是信任消极公主

    在月容心里惴惴不安考虑着呃孝杰公主找她到底是何意的时候谁料宫外却突然突然出了场大事因而培养了一下了早朝便寻找到了他说明情况3

    是宫外的大事发生的地点并不是其他地方正是岳府当中说来越容易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乐福二字了自从他原声去世之后来到这群少女的身体当中就仿佛与过去彻底脱离了开来甚至他都很难想起越长山的脸还有长胸的身影

    但是连阿娘她也很少能想起来了现在一提到2000他第一反应的竟然是原生月婴儿的娘亲可见岁月更迭给人带来的改变多么可怕

    李艳丽刚下了早操听闻的消息便匆匆赶了过来这件事情到并非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可是到底呃他得和茵茵说一声好歹也是家中的情况

    其实这类的事啊在后院儿包括后宫也是层出不穷无非就是妻妾之间发生了矛盾冲突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岳父的岳夫人竟然做出了如此惊天骇地的事情

    这几年因为岳长山吸纳了许多小妾因此温玉恒时常与他争吵两个人的关系也不如从前那边亲密再加上温玉恒这些年有了投机中风之后整个人的身体情况就美加一下容貌也不像从前那般雍容华贵女人衰老的更早一些因此他看起来更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妇啊容貌变化之快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而与之对比的呢则是越长生鲜纳入乐府的一些貌美的小妾其中便包括已经生了庶子的柳姨娘还有一些呃普通百姓的人家更有一些丫鬟呃宠幸了之后呃留作同房的

    既然纳的小妾多了那么自然其中便有有喜的有一年之后呢便还有两三个小游戏其中越长山欣喜之余还特意情到时来看了看这两个胎还貌似都是男胎他自然欢喜无比

    其实他眼下只有岳德琛这个嫡长子还有柳姨娘所生的数字初次之外两个女儿都已经去世因此他自然惦记着自私还能再多一些

    两个小妾呢自然也是蒸汽的生的年轻又貌美因此肚子也是十分给力啊有洗之后呢身体也是格外的康健并没有什么大碍啊包括郎中也说只要顺利生产孩子和大人都不会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