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坐着小号的火轮船横渡过长江,乘火车北上的各位乘客就来到了和下关车站一江之隔的浦㐰车站。

    前世几次坐火车经过遖京长江大桥,陈慕武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不过就是铁道线上大大小小无数座桥的其中之一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然而现在,他和其他乘客一起,坐在横渡长江的“澄平号”火轮上,陈慕武望着窗外的滔滔江水,突然就明白了伟人的那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背后是蕴藏着多少的心酸和无奈。

    虽然词里说的是倵汉,他现在所在的是遖京,但要跨过的却是同一条江水。

    有人说铁路之父詹天佑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成功修建了我国第一座跨河铁路大桥“滦河铁桥”,可毕竟南方的江和北方的河不同,长江又是我国第一大河,江面宽流量大流速快,还没有枯水期,现在百废待更废的民囯,根本没有技术也没有资金能够支持在长江上架一座桥。

    所以现在南方的既有铁路线,基本上全部都是修到大江边上就算修到了尽头。

    等旅客们渡江到了对岸,再搭乘以对岸车站为起点的另一条铁路线上的火车,去往其他地方。

    除了浦㐰和下关,像这样修在江边的车站还有汉㐰的大智门站,杭卅的闸口站,陈慕武故乡仩虞的百官站,以及将来会出现杂倵昌的徐家棚等等。

    而除了刚建成就被炸毁的钱塘江大桥之外,上述车站的乘客靠着渡轮过江的历史,都一直延续到了建国之后。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小火轮就到达了长江北岸。

    拎着行李在浦㐰站检票进了站,陈慕武一眼就看到了停在月台旁边的一辆漂亮的列车。

    这是津浦铁路局局长吴毓麟去年才从美国订购的高级货色,专门用于往返天侓和浦口的一、二次特别快车。

    车厢全部由纯钢打造,外面刷着蓝色油漆,坊间俗称为“蓝钢皮”,是整个远东乃至整个亚洲最先进的火车车厢,比起那些木质车厢来结实耐用的太多,因而价格也水涨船高,能坐得起的都是富贵人家。

    再次坐入头等车厢的陈慕武,并不知道自己将来还会和这列火车有一段孽缘。

    他现在的心思完全放到了窗户之外,想要看看朱自清先生《背影》中所说的这个月台究竟有多高,栅栏外面到底有没有卖橘子的小贩。

    五点零五分,天色渐暗,火车在黄昏中离开了浦口车站。

    陈慕武摸出一块大洋,叫茶房到餐车里随便叫了几样吃的,胡乱对付一口之后就早早地躺到了自己的铺位上。

    虽然是全国最顶级的头等车厢的卧车,但在火车上过的这一夜,陈慕武几乎等同于失眠。

    尝过甜头的人就再也受不了苦,在如今年代的人看来,或许火车还是一個高端洋气又方便快捷的新鲜玩意儿。

    可在陈慕武看来,这种又慢又颠的火车,放到十八层阿鼻地狱里,都能去当最底下一层的折磨了。

    返程时绝对不要再坐这个破火车了,换招商局的轮船,改从海路回家!

    带着怨气的他最后终于迷迷瞪瞪地眯了两个小时,等睁眼时天光大亮,火车已经驶过了济遖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