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电话那头,君母本来就担心君主,此时听到宋月安的名字,就更来气。

    “这女人还敢出现!君主生病她还在那里碍事,分明是不想让我孙子好!我这就来,这个狐狸精真是欺人太甚了!”

    完全被煽动的君母根本没有来得及多想,立刻挂了电话,气冲冲就往医院赶。

    不过半个小时,她便出现在了年瑶的眼前。

    “这么快?”

    不自觉地轻叹一声,此刻,年瑶脸上的喜悦几乎挂上了眼角眉梢。

    哼,宋月安,之前让你走你不走,现在你想好好走,可是没门了!

    思及此,她立刻收起了喜悦,急忙迎了上去,一脸委屈:“伯母,你总算来了,宋月安霸着病房,我都进不去了……”

    君母皱紧眉头,恼怒道:“走,跟我进去,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有多嚣张!”

    听出她的不满,年瑶心中暗喜,随即急忙跟在了她的身后

    “砰!”

    下一刻,病房门被猛地推开,宋月安吓了一跳,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病床。

    还好,君主没有醒。

    “宋老师,你还有点做老师的脸面吗?你答应我不再出现,现在蹲在我孙子这里是要干什么?”

    君母不善的声音随之而来。

    宋月安愣了愣,下意识抬头看着君母,再看看她身后得意的年瑶,心中瞬间恍然。

    原来是去搬救兵了?

    “我只是守着君主而已,伯母您没必要这么说话。”

    无语地摇摇头,她低声解释了一句。

    “你守着君主?现在君主根本不需要你,年瑶就可以安抚君主,这里根本不需要你,你会不知道吗?呵,你是什么目的,你以为我不知道?”

    君母一听,更是嗤之以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像癞皮狗一样赖在这里,真实目的是想勾引我儿子,好做君家的女主人!”

    “我没这么想。”

    宋月安抬眸,眼神里有着冷光。

    对于君母,她已经一忍再忍,如果不是碍于对方是君主的奶奶,那她早已经与其撕破脸。

    但君母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眼中的危险之色,冷哼道:“别装了!你这样钓金龟婿的女人我见多了,你要是不想做君家女主人,你会死乞白赖在这里霸着我孙子?你会做这种免费苦力?”

    “就是,宋月安,你要是没目的,谁信啊,真当我们都是傻的吗,好骗的吗?”

    年瑶也在旁边煽风点火。

    “年瑶,伯母,不要在这里吵到君主。”

    眼看着床上的君主因为两个女人尖锐的声音皱起了小眉头,宋月安起身:“有什么话出去说。”

    君母却是瞬间被激怒,一巴掌扇了过去:“你还敢指挥我做事?你个狐狸精有什么好得意的?!”

    这一巴掌力气很大,宋月安眼睛微眯,下意识躲了一下,却还是被尖利的指甲刮到了手臂,多了几道抓痕。

    这幅又打又骂的态度嚣张至极,宋月安不再忍让,猛地一把推在君母身上,将人狠狠推倒。

    “你们要这么过分,那我就奉陪!”

    “哎哟!”

    死都没想到她会还手,君母身体被大力推得倒退几步,重重跌倒在地,磕得生疼。

    “伯母!”

    年瑶惊叫一声,赶紧去扶她,抬头恶狠狠瞪过来:“贱人,你竟然敢对伯母动手!”

    “她先打我,我怎么不能还手了?”

    宋月安低头俯视两人,表情彻底阴沉。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贱人,你勾引我儿子在先,竟然还敢打我,我一定要找人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