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清楚?”

    闻言,君晟眉头皱得更紧。

    难道就连医生都查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不是他疑心太重,而是年瑶的这个忽然的特质,太让人疑惑了。

    可君主不是第一次发病了,之前年瑶也在场,但都没有出现今天这种安抚的状况,他不明白,忽然的这种转变,究竟是因为什么。

    沉默间,医生又道:“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但目前来说,君主病情应当是稳定点了。”

    “好,那随时监控好君主的状况,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给我。”

    想不明白,君晟暂时也就不继续深究,想到如今君主还需要住院观察,便叮嘱了一番。

    医生当即点头:“放心,君总,我们会监护好君主的。”

    跟医生交代完,君晟随后离开,回到了病房。

    病房中,年瑶还坐在床边,见到君晟进来,忙道:“晟,君主一直睡得很平稳,你不用担心了。”

    君晟点点头,看着小家伙的睡颜,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他沉稳的侧颜,年瑶眼中飞快闪过一丝痴迷。

    深知这个时候正是两人相处的大好时机,便佯装一副关心模样:“晟,你也不用太着急君主的病情,如今我能安抚好君主,我就会陪在他身边,一直到他出院的。”

    说完,她更是满脸深情道:“晟,我对君主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君主一定会好起来的。”

    被她灼热的视线盯得不自在,君晟身体一僵硬,下意识转开视线,不置可否。

    见他并没有拒绝自己,年瑶心中暗喜,也没有太计较他态度的冷淡。

    反正现如今她守在病床边好好表现,宋月安就根本没有接近君晟和君主的机会了。

    她必须好好趁着这个机会,把君晟的心给找回来。

    宋月安从医院离开后,就回了家。

    回去后,她满脑子还是君主发病时的模样,心里闪烁着浓浓的担忧。

    君主的病情稳定了一段时间,每次见他,都是一副活泼开朗的样子。

    她不明白,为何今日好好的,会忽然发病。

    在沙发上坐下,宋月安苦思冥想了半天,但却想不到原因。

    脑海里不可避免地闪过年瑶妖艳的面孔,她狠狠地皱起了眉头。

    此时,那个女人应该还守在君主身边的吧?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用了什么办法将君主安抚下来的。

    可一想到年瑶之前的所作所为,她还是忍不住一把捞起放在沙发上的电话。

    看着君晟的号码,宋月安有些犹豫,今天在医院中,君晟对年瑶的态度似乎也还好。

    一想到他们还是未婚夫和未婚妻的关系,她莫名握紧了手机。

    这个时候打过去,不知道对他会不会是打扰……

    “算了,反正是问君主的事,我又不问他的事。”

    默默安慰了自己一句,她手指轻点屏幕,将电话拨了过去。

    “宋老师?”

    电话里君晟的声音一如往常般低沉磁性。

    宋月安抿抿唇:“君总,我打电话是想问一下,君主现在怎么样了?”

    医院走廊中,君晟低声道:“君主现在稳定了很多,人还在睡,医生说会继续观察。”

    “嗯,那就好。”

    知道君主没有继续发病,一时间,宋月安安心了不少:“不过,君主后续的情况,君总打算怎么安排?”

    “后续看恢复情况,如果可以出院,就接他回去,目前还是会留院观察,毕竟每次发病都还需要治疗一段时间,平稳了才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