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君主望向君晟,少见的开口打听一个人的消息。

    自从小家伙证明宋月安是清白的之后,君晟想到那天说的重话,怎么想都不是滋味。

    “爹地,我想要阿姨回来陪我搭积木,给我讲故事。”

    月安阿姨对他可温柔,可有耐心了,从来不用嫌弃和异样的目光望向他,而且讲的故事也都特别精彩。

    君主仰着头,黑白分明的眸子眨呀眨的。

    看到儿子对她的依赖,君晟的心里五味杂陈,简单的安抚他之后,才转身出了门,打电话给宋月安。

    “嘟嘟嘟……”

    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忙音,君晟内心烦躁。

    男人眸光微深,挂断电话后许久才沉默着重新拿起手机,吩咐杜威调查处女人现在的家庭住址。

    -

    被辞退的宋月安失去了接触儿子的最好机会,只能在伺机寻找其他的办法。

    当她接到林浩白打来的电话,得知医院内发生的种种后,庆幸的同时又忍不住后怕。

    年瑶就像是无孔不入的恶魔,她的狠毒让宋月安愤怒和恐惧。

    一定要快点想办法,将自己的孩子从她手里夺出来……

    正在她思绪纷飞的时候,耳边响起的门铃声将她拉回现实。

    宋月安透过猫眼看到男人那张优渥的面孔,不由得一愣,表情吃惊。

    他来做什么?

    君晟听从杜威的建议,带了不少名贵的礼盒,两只手差点快要拎不下。

    在他费力的再一次摁响门铃之后,门从里面打开。

    宋月安穿着最朴素的居家服,头发披散着垂在耳后,脸上没有化妆,却显得尤为的清纯干净。

    “君总,你怎么来了?”

    看到男人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后,宋月安又是一愣,莫名有些想笑。

    出于礼貌,她将人请进屋内坐下,并给他倒了一杯水。

    君晟抿唇,右手不自觉的环住左手手腕上价值百万的名表,缓缓启唇,向女人道歉,并表明来意。

    “之前的事情,是我没有调查清楚,冤枉了你,向你道歉,我这次来是想要请你回去的,君主他很挂念你。”

    提到君主,宋月安的心彻底软下去,不过她并没有马上原谅答应,而是和君晟约法三章。

    “第一,以后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希望你能做到调查清楚,而不是随意的相信谁的话,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我,第二,君主的病情问题,由我全面接手,希望你不要过多的干涉我,第三,我不希望你在派人调查我。”

    “如果这三点你都能做到,那么可以回去。”

    君晟沉默,像是在权衡,良久才点点头,“可以。”

    宋月安的心里松了口气,有了这三个条件,她在君家也可以省心不少。

    -

    次日清晨,她如约的回到君家。

    君主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学校举办家长会,要求父母一起参加,陪同小朋友们一起做游戏。

    “月安阿姨,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