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的话向锋利的刃,狠狠剜向女人。

    宋月安脸上血色像是被快速抽干般,双唇嗫嚅着还想要说什么,可在对上男人锐利阴冷的眸子后,快到嘴边的话被吞了回去。

    他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曾为了钱,放弃尊严和廉耻,爬上他的床。

    现在有什么资格反驳他的话。

    宋月安垂下头,眼底蕴藏着他人看不懂的情绪,失望的松开攥紧的手,转身离开。

    望着女人无助落寞的背影,君晟的心却像被什么东西猛地刺了下。

    眉心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了几下。

    他不明白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一种不受控制的烦躁袭上心头,粗暴的将心头的情绪压制下去。

    又连忙召来司机,将陷入深度昏迷的君主送去医院。

    宋月安如愿被赶走,年瑶眼底闪过一抹窃喜和得意。

    她假装关心的跟着上了车,一路上却在见缝插针的诋毁宋月安。

    只有君晟彻底的厌恶甚至仇视宋月安,这辈子绝不会和其有任何的接触,她才能够彻底放下心来。

    “你能不能闭嘴!”

    女人的聒噪声让君晟越发厌烦,索性不耐烦的直接将她赶下车,派另外的司机把她接走。

    望着飞驰离开的豪车,年瑶的手缩紧,脸色由白转黑,目光逐渐阴沉下去。

    -

    宋月安从君家离开,马不停蹄打电话给林浩白,希望他能盯着点年瑶,免得她耍手段,对君主不利。

    “究竟发生什么事,好端端怎么会突然犯病昏迷?”

    看来君主的病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总之你一定要盯住年瑶,她心思歹毒,我怕……”

    宋月安联想到女儿的遭遇,心中更加绝望愤怒。

    对现实的无力感让她深深垂眸,紧紧咬住下唇,直到有铁锈味传来,才拉回她的理智。

    林浩白敏锐的感觉到女人情绪不对,微微蹙眉,神色担忧的关切道:“你没事吧?”

    “没事。”

    宋月安不想让他担心。

    “你也不要太焦虑,君主这边我会看着,绝不让年瑶有得逞的机会。”

    见她不想说,林浩白也不在继续追问,只是轻声宽慰。

    “嗯。”

    宋月安随口答应着,可心口隐隐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

    夜深人静,私人医院住院部内,只有零星的几盏灯还亮着。

    值班护士查完房,前脚离开,后面一抹鬼鬼祟祟的身影就潜入病房,来到君主的病床前。

    看着昏迷未醒的男孩,年瑶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她翻出藏在包里的针管,对准君主正输液的药瓶,最后眯紧眸子面含深意的望了眼床上的孩子,绝美的面容下,闪过狠毒狰狞的表情。

    “乖孩子,我也不想这样对你,可要不这样,让你醒了,倒霉的就是我了,你要怪就怪你的贱种娘不识好歹,是她连累了你!”

    提起宋月安时,年瑶眼底的杀意渐浓,攥着针管的手缩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