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只是君家的势力过于庞大,年瑶又深得君晟母子的信赖,凭着她和林浩白,根本不是对手。

    这些年来,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宋月安想想都觉得心似刀割一样的疼!

    现在能做的,只有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所有的疑问都充斥在两人的脑海中,久久消散不去。

    ……

    林浩白的动作很快,第三天的下午,手机发给了宋月安一段监控视频。

    女孩躺在手术床上,即便紧闭双眸,仍旧瞧得出她的五官与安心、安萌两姐妹十分相似,只是她不如两姐妹的身体健康,面色苍白如纸,像一个脆弱的芭比娃娃一样。

    画面内,年瑶一脸狠毒,手里攥着粗大的针管,正恶狠狠的朝女孩身上扎进去。

    眨眼的功夫,针管内的药被尽数打入体内。

    女孩像是感受到不适,纤长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着,表情痛苦,身体一阵阵痉挛,难受的蜷缩成一团。

    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猫,看着令人心疼。

    疼,疼得宋月安快要窒息!

    这些年里,同样的画面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孩子还那么小,怎么忍心?

    宋月安无意识的攥紧拳头,指甲深深刺进掌心内,即使沁出鲜血来,她也浑然没有察觉,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屏幕。

    随着每一次画面重复,宋月安的心都狠狠的颤抖。

    她只感觉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用力遏制住脖颈,痛的她喘不动气来。

    在惊惧交织下,她再也无法克制,直接将这段监控视频甩到年瑶的脸上,愤怒的质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年瑶先是一愣,在看清楚监控视频后,由短暂的惊讶逐渐变成得意。

    “没想到,你的动作还挺快,这么快就发现了。”

    她说话时,丝毫没有因被发现而恐惧,反而扬眉挑衅的睨向宋月安,讥笑道:“怎么样,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折磨,心情如何?”

    “你的女儿和你一样都是贱种,一听到她叫我妈咪,我就觉得浑身恶心。”

    年瑶猩红的唇角微微上扬,肆无忌惮的羞辱宋月安,冷眸微眯,朝她一步步的逼近,压低声音威胁道:“我劝你老实点,要是再敢挑衅我,我有的是手段对付你的贱种女儿。”

    “畜生!”

    看着她疯狂阴狠的眼神,宋月安愤怒的全身颤抖。

    “还敢骂我?”

    年瑶冷哼一声,刚要抬起手甩她一巴掌,却被突然出现的君主打断。

    “宋阿姨,讲故事。”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君主已经完全习惯了宋月安的存在,甚至生出比对父亲君晟更多的依赖。

    他迈着沉稳的脚步,主动靠近,甚至抬手牵住宋月安的手。

    面对小家伙的亲昵,宋月安的心情也平静了不少,伸出手揉向小家伙的发顶。

    年瑶站在对面,看着她们母子亲近的一幕,莫名心慌,同时也暗骂,果然是宋月安生的贱种,自己平日那么讨好,他都置之不理,宋月安已出现,就上杆子来找她。

    这样的画面是年瑶最不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