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年瑶,你真的故意拦着不送医吗?”

    闻言,君晟的语气沉冷。

    “宋小姐她这是污蔑我,家里的佣人都可以作证,分明是她害得君主发病的,现在她还要把脏水往我头上扣,晟,你怎么能相信这个陌生女人,而不相信你的未婚妻呢?”

    身侧的手死死掐住自己的大腿,年瑶泪如泉涌。

    尤其是当眸光瞥见身后逐渐走近的君母身影,她的心头浮上喜意。

    简直胡搅蛮缠!

    一时间,宋月安气得发抖,恨不得直接撕开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君主怎么样了?”

    此刻,君母的声音响起。

    她飞快地冲过来,看着抢救室的大门,连具体情况都没有问,当即大发雷霆:“我都听说了,就是宋月安害了君主,现在,必须追究她的责任!”

    “妈,君主还在急救,医生还没出来。”

    默默低头将她瞥了一眼,君晟言简意赅道:“现在这件事,各自都有各自的说法,还不能定是谁的错。”

    君母和年瑶都对宋月安叫嚣,他不得已用这种模糊的说辞,压下现在的硝烟。

    “伯母,我没有害君主。”

    面对君母,宋月安的声音冷静了不少。

    “哼,宋小姐,你几次害我孙子发病,这次君主这么严重,几乎都要丧命了,你可真是好歹毒的心思啊!”

    伸出手恶狠狠地指着她,君母猛然眯起眼睛。

    “伯母,她刚刚还污蔑是我故意拦着不送医,我怎么可能对君主这样,谁都知道我对君主是真心爱护的……”

    似乎是找到了靠山,年瑶委屈地凑过来,就连控诉的声势也变得更大。

    见状,宋月安捏紧了拳头。

    一旁的君晟黑眸中也闪过不悦。

    君母冷笑一声,眼中满是怒气道:“今天,不管是谁出面都没门,我一定要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送去警局!”

    “走,跟我去警局!”

    宋月安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伯母,我从来没有害过君主,是年瑶耽误送医,你要冤枉我,我也没有办法,就算去了警局我也是清白的。”

    “妈,你住手。”

    一把拉过君母,君晟神情有些复杂:“君主的病情稳定了好几天,忽然发作必定有蹊跷,究竟是什么原因,现在还不清楚,不能随便就定宋老师的罪。”

    “就算还不清楚原因,那她也有重大嫌疑,她不能再留在君宅跟着君主了,否则我孙子命都要没了!”

    君母抱着年瑶,两人一起哭诉,无形的压力立刻落到了君晟身上。

    面对两个人的胡搅蛮缠,宋月安用力握紧拳头,下意识看向了面前的男人:“我没有……”

    冷声将她打断,君晟不自然地转开了视线:“宋老师,你被辞退了。”

    “可是……”

    宋月安瞪大眼睛,试图辩解。

    但望着男人冷沉的表情,最终只是嗤笑一声。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相信过自己。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自取其辱?

    他要辞退……那就辞退吧。

    听着宋月安大步离去的声音,年瑶从君母的怀中抬起头,眸子里哪里有半分悲伤,里面闪烁的分明是得逞的光芒。

    她的计策,成功了!

    “晟,你别担心,我会留在这里照顾君主的。”

    “你也走。”

    扔下这句话,君晟没有再看她一眼,极为冷漠。

    “晟!”

    年瑶脸色僵硬,但看着男人头也不回的背影,最终还是没能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