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联系不到君晟,宋月安看了一眼紧闭的君宅大门,一咬牙,转身拦了一辆车。

    “师父,人命关天,麻烦车开到最快!”

    上了车,她便紧紧盯着前路,沉声道。

    司机师傅看她一眼,脚下油门踩到底,车子最快速度朝前冲刺。

    不过十几分钟,车子便停在了市中心最佳地段的大厦下。

    看着君氏集团的几个大字,她一头扎了进去。

    “小姐,你找我们君总?”

    前台一听来人找君晟,顿时上下打量了她几眼。

    “是,麻烦通行一下。”

    说完,宋月安就往闸口那里冲,却被直接拦下。

    “抱歉,小姐,没有提前预约和君总的许可,不能进去。”

    眼神猛然一沉,即使宋月安急得快要冒烟,此时却依旧不得不耐着性子与前台交涉:“那你快点告知你们君总,就说宋月安找他有急事。”

    闻言,前台却是昂起头颅:“小姐,我们君总很忙的,你就还是请回吧。”

    她可不认为眼前这个着急的女人,看起来像是来找他们君总谈生意的。

    只要不是大集团来谈生意的女人,一律不准进。

    更何况宋月安长相优越,前台更是生出几分嫉妒,便忍不住刁难。

    宋月安皱起眉头,想要解释:“我打不通君总的电话,你们能不能打内部电话找不找他?”

    可前台却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抱歉,要是人人都找这个理由找我们君总,那我们君总天天坐公司里来见你们吗?不用谈投资了吗?”

    她只当宋月安就是一个无脑女,想要攀高枝的。

    宋月安气急,前台的刁难谁都看得出来,眼下是很难从这里通过了。

    无奈之下,她眼神一冷,狠狠地一咬牙,便想冒险从闸口冲过去。

    “宋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身后霎时响起一道沉冷声音,不是君晟是谁?

    迈出去的腿一转,宋月安面上一喜,立刻奔了过去:“快,跟我走,君主出事了!”

    说着,她更是一把拉住男人的胳膊,就要往外冲。

    刚谈完生意回来的君晟一愣,立刻意识到事情严重,反手拉着她,问道:“君主怎么了?”

    宋月安语气急促:“他发病了,要立刻送他去医院!”

    “怎么会这样?”

    一把将宋月安塞进车里,君晟面色冷漠,当即对司机沉声道:“回去,立刻。”

    司机一震,车子飞速开了出去。

    不到十分钟,劳斯莱斯就已经开入了君宅。

    君宅的大门这才打开,年瑶一眼看到宋月安和君晟的身影,嘴唇几乎要咬出血。

    “这个女人,竟然跑去找晟,真是小瞧她了!”

    可恶,现在君主这个情况,她必须赶紧想个理由了。

    等人已经冲进大厅,年瑶已经改换了一副嘴脸,神情满是紧张,眼睛下方还有两行泪:“勉,你总算来了,我正要把君主送去医院。”

    此时,她手里正抱着昏死过去的君主。

    而小家伙的身体还在不自觉抽搐,整个人呈现极为痛苦的状态。

    “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