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林浩白动作很快,并且手上的人脉也不容小觑。

    不过半天功夫,宋月安想要的消息统统都调查清楚了。

    手里拿着一份加密文件,她的嘴角微勾:“这就是陈女士老公贪污的证据吗?”

    “嗯,拿上这些,你去找她吧,她应该不敢避而不见了。”

    林浩白微微点头,脸上闪过几分胸有成竹。

    这份文件,上面清清楚楚记录着陈女士的老公利用职务之便贪污罪证。

    原来,陈女士老公的公司不仅仅账务做的烂,存在很多漏洞,甚至还做了许多涉嫌贪污的内部交易。

    而这些证据,足够对方身败名裂。

    咖啡馆。

    宋月安到达的时候,刚推开门,就见到了正心急如焚坐在靠窗位置的女人。

    果然!

    她轻笑一声,可垂下的眼眸却闪烁着暗芒。

    几步走到卡座旁,宋月安低头:“陈女士,这下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猛地抬起头,陈女士急急道:“那份文件在哪?”

    “别急,就在这里。”

    宋月安抿抿唇,将手中的包往前递了递。

    见到那份从包里露出一角的文件,陈女士无奈一叹:“这都是什么事啊……”

    她真没想到,宋月安竟然能在短短时间,拿到自己老公贪污的罪证。

    一想到先前被年瑶威逼利诱,如今又被宋月安拿捏住把柄,陈女士便忍不住苦涩地摇摇头。

    她此刻,倒真是体验了一把进退两难的滋味。

    “陈女士,你为什么要污蔑我虐待你的儿子?”

    没有给她太多时间去哀叹,宋月安冷静的声音响起。

    她的面色冷静,眸子里满是淡然和锐利。

    陈女士动了动嘴,终于承受不住心理压力,和盘托出:“是……是年瑶找到我,并且拿我老公的事情。”

    “年瑶!”

    一听到这个名字,宋月安眸光一厉,总算有了几分头绪。

    而看着她冷下来的表情,陈女更是害怕:“对,是她教我要怎么污蔑你……”

    讲述了一遍整个过程,她缓缓吐出一口气,心中压抑了几天的大石头算是落下了一点。

    她跟宋月安的确发生过嫌隙!

    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致对方于死地,毕竟君晟的警告至今还缠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就算再蠢,也不可能屡次去触碰这一雷点。

    听完这些内情,宋月安皱着眉头,面色已经冷到了极点。

    这个女人当真不死心!

    君主的事她尚且还没有清算,眼下对方竟然又使出了毒计。

    她甚至不用想都知道,若是这次她没能找到证据。

    那么下场一定是万劫不复!

    “果真狠毒!”

    “求你不要曝光那些罪证,不然我老公我一家子就都完了……”

    而就在宋月安心中涌起惊涛骇浪之时,下一刻,陈女士央求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缓缓站起身,她冷声开口:“现在还差两件事没做。”

    “哪两件事?”

    “一,你儿子的伤情鉴定,你必须证明他的伤是不小心的,并非人为,二,公开发表道歉声明,证明我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