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幼儿园门口,徒留君晟一个人,紧紧盯着宋月安离去的背影。

    如果此时有人在场,便会惊讶,在商界排名数一数二,叱咤风云雷厉风行,平常收购公司手段高明的君氏集团总裁,竟然也会被女人甩在原地。

    而身为被人甩开的正主君晟,却也不自觉地生出了好奇。

    宋月安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刚刚她言辞犀利,说了那样一番反讽的话。

    君晟被堵得哑口无言之余,却也忽然发觉,自己似乎真的不了解她。

    毕竟在来之前,他也曾信心满满,以为自己要带她去见君主,对方应该是会笑脸相迎,或者,至少不会这么决绝的拒绝。

    可是,加上之前在游乐园前,她已经接连拒绝自己两次了。

    如果她真是一个心机深沉,一心想巴结讨好的女人,又何必放过这样可以继续接近君氏集团下一任继承人的机会?

    可她却并没有选择回去,甚至……

    君晟唇角勾起一抹无奈,脑海里再度浮现出方才宋月安嘲讽的模样。

    那种态度看上去真的像是在回避什么……天大的麻烦似一般。

    下意识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君晟转头看向身旁的人:“我很麻烦吗?”

    闻言,杜威下意识瞪大眼睛,却半晌说不出话来。

    而满脸疑惑的君晟,根本没意识到这句话问出口,已经意味着他在意女人对自己的看法了。

    缓缓收回思绪,君晟眸色闪烁,最终沉声道:“去查一下那天酒店门口君主出事的监控,查到之后交给我。”

    或许,自己之前真的错怪了她吗?

    杜威急忙点点头:“是,君总。”

    对于这一工作,他已经称得上轻车熟路。

    两人刚刚回到家,不到半个小时,录像带已经被送到了君晟手上。

    偌大的放映室中,监控画面被放大播放。

    这段监控直接跳到了君主进入酒店当时的画面。

    君晟绷直背,目光落在了映像中的两人身上。

    他看到,宋月安紧紧牵着君主的手,起初两人都十分平静。

    虽然君主眼底虽然有些怕生,但神情却很是正常,并没有任何发病的迹象。

    而变故就发生在年瑶上前的那一刻。

    只见年瑶先是一脸高傲地说了些什么,随即便要伸出手拉主君主。

    这时,君主出现了抗拒,急忙躲在了宋月安身后。

    “年瑶……”

    君晟微微皱眉,眼眸已经沉了下来。

    只是画面中并没有声音,他不知道年瑶在说什么。

    只是看起来,三个人似乎都并不打算妥协。

    接着几个保安匆匆上前,试图分开两人。

    期间,宋月安始终紧紧护着君主,不让人将他带走。

    而君主似乎受到了刺激,忽然倒在地上抽搐……

    画面停止在了这一刻。

    整段监控看完,君晟抿紧唇,沉默不语。

    而他握着遥控器的手却下意识加重力道,几乎要将遥控器捏碎。

    “原来,她真的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耍心机。”

    半晌,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语气有些说不清楚的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