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转身的一瞬间,年瑶故意将自己头发微微拨乱,神色慌张地直奔君晟的休息室。

    演戏这一套,她可是最拿手了。

    “晟,不好了,出事了!”

    房门突然被人急促地敲着,君晟缓缓抬起头,脸色明显有些不悦。

    察觉到周围突然冷下来的温度,一旁的杜威一惊,赶紧趁着人还没发火,几步上前打开了门,想要看一下是什么情况?

    可打开门的刹那,他却有些傻了眼:“年……年小姐?”

    他的表情惊讶,反应过来后,下意识看向了身后的君晟。

    年瑶虽然平时有些跋扈,但可不是什么莽撞的人。

    如今这一幅惊慌的表情,又是闹出了什么幺蛾子?

    而年瑶却没给他反应的机会,急忙几步上前,低声道:“晟,出……出大事了!”

    君晟刚才正在和杜威对宴会流程,此刻根本一点应付年瑶的心思都没有。

    闻言,目光也依旧停留在手中的文件夹上,头都没有抬过。

    毕竟,年瑶口中的大事,可以是没抢到限量款的包包,也可以是资源被抢!

    对此,他实在没有兴趣。

    见君晟丝毫好没有反应,年瑶生气的咬了咬牙,忍不住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每一次都是这样……

    君晟看似对她纵容无比,但实际上却从来没有注意过她,说着负责,结果一点心思都不用。

    简直可笑!

    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她的脸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哎呀,晟,你先别看这个了,是君主出事了!”

    听到儿子的名字,君晟一愣,眼神立马变得警觉起来:“他怎么了?”

    见状,年瑶满意地扯了扯嘴角,再抬起头来时整个人又进入了慌张的状态:“是宋月安那个女人,她擅自带着君主来到宴会现场,想要借机在宴会上结识人脉攀高枝,结果……结果吓到了可怜的君主,还害得他发病了!”

    发病?

    听到这两个字,君晟猛地将文件夹扣上,目光霎时变得凶狠起来:“他现在在哪?”

    看着他急切的态度,年瑶心中越发激动。

    当即假装害怕地指了指外面,声音颤抖道:“宋月安知道自己闯了祸,已经把他送到了医院……”

    “该死!”这个女人究竟要做什么?

    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君晟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望着男人愤怒的背影,年瑶轻笑一声,忍不住得意的挑了挑眉。

    宋月安……这下,有你好受的!

    ……

    医院。

    抢救室中,一堆医生正在围着君主,往他身上注射抢救药品,还时不时用上几个抢救仪器。

    而走廊中,宋月安透过窗户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君主,心里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此时的她心中无比后悔,若是今天她能够顶住压力,不带君主过来。

    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如今回过神来,却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