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此刻,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医生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接收到了君晟一记冷眼,当即后背发凉:“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

    说着,他端起手中的药盘便匆匆离开。

    看着他凝重的表情,宋月安很是疑惑:“你想问什么?”

    君晟面无表情,低声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没防备他会有此一问,宋月安愣了愣。

    君晟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不会真以为刚才那起车祸是巧合吧?”

    学校门口向来都竖有安全标识牌,更何况,能上这所幼儿园的孩子,向来非富即贵,安全更是第一需要注意的东西!

    每天经过专人排查的街边,又怎么可能凭空出现一辆失控的车?

    更何况,那辆车看上去早有准备。

    他看得清清楚楚,对方目标极为明确,即使没有撞到宋月安也不犹豫,转身就跑。

    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故意!”

    默默咀嚼着这两个字,宋月安只觉得后背一凉,方才心中的疑惑被证实。

    难怪她总觉得刚才那辆车根本没有减速的意思,原来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

    盯着她脸色的变化,君晟心头一软,放缓声音:“你不知道也没关系,但以后要小心……”

    “不!”

    将他的话打断,宋月安蓦然抬头,眼中已经出现了一丝泪光:“我可能知道是谁?”

    同样都是隐忍含泪的模样,年瑶做出这幅表情,君晟丝毫不为所动。

    而宋月安仅仅一个颤抖,却让他忍不住呼吸一滞:“谁?”

    一时间,可能就连他自己没有注意到,语气中突然凝结的冷意。

    宋月安为难似地咬咬下唇:“这……”

    察觉到她的犹豫,君晟冷哼一声:“有什么直说就是了,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帮你。”

    有了他这句保证,宋月安像是安心多了。

    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随即她小心地抬起头来:“我回国这段时间以来,什么人也不认识,只除了跟年小姐发生过一点小矛盾。”

    她说得吞吞吐吐,可是君晟的脑海里一下子便又浮现出了年瑶方才盛气凌人的模样。

    见他沉默,宋月安又赶忙补充:“这也只是我的一时猜测而已,毕竟年小姐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小事就要我的命呢?”

    说到这儿,她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脸上极快地闪过一丝惊恐,像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这点变化虽然掩藏得很好,可还是没能逃得过君晟的眼睛。

    这些年即使年瑶在他的面前伪装得极好,可一个人的本性就算再怎么藏,举手投足间还是会暴露一些端倪。

    也许她的确不会为了一些小事便使出如此可怕的手段。

    但万一,她们之间并不仅仅发生了一件“小事”呢?

    看着宋月安神色间的不自然,君晟总觉得其中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但仅凭一个人的说辞就贸然下定论,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缓缓吐出一口气,他冷静道:“我知道了。”

    除了这句话外,男人再没有多说其它。

    可宋月安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年瑶的手段向来不够高明,所凭借的也只不过是君晟的信任罢了。

    可若有朝一日,这份信任动摇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