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到家后,林浩白从车上下来,想说什么,望着宋月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了嘴。

    帮宋月安将两个孩子送到楼上后,林浩白随即转身离开。

    宋月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到白天发生的事,不觉愣了神,就在这时,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将宋月安拉回现实。

    她拿起来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是杜威打来的。

    “喂?”这么晚,杜威打电话,只能有一个原因,君主犯病了。

    想到君主发病的样子,宋月安心口不自觉紧了一下,连带着问出口的声音都有些焦急。

    “是君主发病了吗?”

    电话另一头没有声音,就在宋月安以为自己声音太小听筒对面没听到时,里面传来了君晟低沉没有丝毫温度的声音,“君主没事。”

    宋月安没想到接电话的人是君晟,怔愣之余,握手机的手不觉颤了一下,压下心中的悸动,“不知君总什么事?”

    宋月安的声音软软的,说话间夹杂着几丝颤音,不知是太紧张,还是怎么回事。

    每次听到宋月安说话的声音,君晟总有种熟悉感。

    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但具体什么地方,他又想不起来。

    甩开脑海中的思绪,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说出来。

    “君主的情况不太好,我相信宋医生也应该清楚,他身边不能缺人,如果宋医生方便的话,我想现在就派人将你接过来,不知宋医生意下如何?”

    “现在?”宋月安没想到这么急,本能回头看了看已经熟睡的两个小家伙,面上显露出一丝为难。

    其实今天白天的时候,杜威就已经说过,让她全天24小时陪护,但她…

    “抱歉,君先生,我自己还有两个孩子需要安顿,如果君主现在状况还好,我明天过去可以吗?”

    君晟理解宋月安的处境,便点头同意。

    其实他打电话,并不是因为着急让宋月安过来。

    而是因为那种强烈的熟悉感……

    挂断电话后,君晟让杜威继续查宋月安的背景,之前查了那么多都没有查出什么,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不简单。

    杜威走后,君晟独自上楼看君主,小家伙已经睡着了,头枕在枕头上,两只小手放在外面,君晟上前轻轻的将他的小手放回到被子里。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才会露出难得的温柔,想到五年前那个从未见过一面却为自己生下孩子的女人,君晟面上划过一抹烦躁。

    这么多年,那个女人像是消失了一样,无论他怎么查找,都没有丝毫蛛丝马迹,还是说,当真就像母亲说的那样,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

    “叮铃”!

    突然传入耳际的提示音将君晟游走的思绪拉回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微信最上方发来一条消息,是年瑶。

    五年前,君母一心想让自己娶年瑶,于是设计二人滚了床单,几个月后,年瑶发现怀孕。